坐地铁被蹭硬了_宝贝快一点自己动

  • A+
所属分类:言情小说
摘要

下午的时候,卫生所才来了今天第一个病人,是村里的王明秋,开超市的一个寡妇,据说也是外村的人,嫁到这里来的。 只可惜不过二十五六岁就做了寡妇,让祝少杰也忍不住叹惋。 “原来你在啊祝医生,我前两天就想;

下午的时候,卫生所才来了今天第一个病人,是村里的王明秋,开超市的一个寡妇,据说也是外村的人,嫁到这里来的。

只可惜不过二十五六岁就做了寡妇,让祝少杰也忍不住叹惋。

“原来你在啊祝医生,我前两天就想要来找你,不过一直没有空出时间,还是今天才有时间过来。”

 坐地铁被蹭硬了_宝贝快一点自己动

“原来是王姐,你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

祝少杰看着身材像小辣椒,穿着惹人眼球的王明秋,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开口问道。

看到祝少杰这个模样,王明秋捂嘴轻笑:“在这里说话不太方便,还有小姑娘在这里呢。”

祝少杰点点头,把她带进房间里,王明秋坐在诊断台上,开口道:“祝医生,我已经好几个月没来那个了。”

听到这句话,把祝少杰听蒙了,祝少杰皱着眉头开口道:“王姐,你说什么好长时间没来了?”

“哎呀,就是那个,那个大姨妈啊!”王明秋说到这里,脸羞得通红,开口道。

祝少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那可能是宫寒,我需要针灸。”

“针灸啊,那是不是还需要几个疗程才行啊,我那个超市平常走不开人,你看看能不能给我开点药,要不我先吃点药试试!”

祝少杰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放心吧王姐,就算是针灸也就是一次就可以了,你等我去取针,你把衣服脱了,躺在这里等我。”

祝少杰说着,转身就要走,王明秋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还要,还要脱衣服啊,那需要针灸哪里啊!”

“宫寒,自然是针灸会阴除去寒毒啊,医者父母心,我在我这里就只是病人,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吗?”

虽然王明秋不太好意思,可是毕竟是一个寡妇,总也不来月事,好说不好听,更何况她还和婆婆住在一起,平日里根本不方便。

她抿着嘴唇,慢吞吞的脱下衣裤,只剩下亵衣,然后满脸通红的躺在诊断台上,两只手也不知道应该捂脸还是捂胸,反正是感觉放在哪里都不合适。

终于,祝少杰拿着装载着鬼医十三针的盒子走了进来,刚进来,只是有意无意的往诊断台上瞟了一眼,鼻血就差点没有流出来。

王明秋穿着的是一套亵衣,紫色的,而且亵裤还是蕾丝的,像隔窗看物一般,有一种朦胧的美感。

因为害羞,所以她的身体屈起来,双手捂着脸,不敢看叶杨,而她现紫色的胸衣已经有一些松散,可是她却浑然未觉,看样子应该是实在是太害羞了。

祝少杰擦了擦自己的鼻子,然后对王明秋开口道:“王姐,你翻过身来,我要开始针灸了。”

听到这句话,王明秋嗯了一声,然后翻过身,还是不好意思看祝少杰。

“需要在谭中下针!”

祝少杰说着,红着脸对王明秋道:“王姐,贴身衣物也应该脱下来!”

“阿?贴身的也要脱?”

祝少杰点点头:“必须要脱,要不然我找不好扎针的位置!”

“那好吧,那你转过去!”

王明秋说完,手已经伸到背后去解胸衣的肩带,还有亵裤,细细碎碎的声音让祝少杰的喘息都开始粗重起来,终于,胸衣褪去,王明秋开口道:“转过来吧!”

祝少杰刚转过来,就看到王明秋的手捂着自己前面,两条腿交叠在一起。

“王姐,我要开始了,你的手拿开!”

祝少杰说着,用手托住王明秋的一只那个啥,正好一个手掌大,手中捻起一条钢针刺进她的谭中穴,王明秋吃痛,抿着嘴,轻轻哼了一声,白嫩的脚丫都舒展开来。

身体舒展,声音里除了三分痛苦,竟然还有七分满足。

这种情况下,最痛苦的不是王明秋,而应该是还在扎根的祝少杰才对。

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再次从盒子里拿出第二条鬼医针。

“还需要理由按摩乳中穴来刺激宫缩,排毒,不过这是后续的手段,王姐,你忍着点,我还需要继续扎针。”

祝少杰说着,第二针刺在小腹位置,然后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气,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紧接着弯下腰,在会阴的位置刺下第三针。

这个位置比较尴尬,毕竟是女人的秘密花园,祝少杰咽了一口口水,呼吸变得更加粗重起来。

还有一针在头顶百会穴,这一针必须要柔和,要不然可是会把人扎死的,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手中的长针慢慢的刺进去,用手一点点的捻,丝毫不敢用力。

“怎么样,王姐?”

祝少杰刺下这根针之后,对王明秋问道。

“还好,就是有些热。”

此时王明秋浑身上下香汗淋漓,嘴角微微勾起,带着一丝微笑,眼睛里充满了陶醉之色。

“王姐,还需要按摩,你忍着点!”

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气,对王明秋开口道。

这乳中穴是正在一双高耸中央,别说是针刺,就算是重击都不行,只能用手来按摩,本想让袁小玉来,可是她把握不好尺度分寸,可能会起到反作用,所以只能自己来。

祝少杰温热的大手直接搭在那一对胸上面,王明秋右手食指放在嘴里不断的噬咬,在祝少杰的手搭上来的时候,她忍不住轻哼出声,手指从嘴里脱落,一丝晶莹的唾液拉出一道长长的弧线,说不出的万种风情。

祝少杰现在已经不敢看这一幕,他侧过头,只是经受不住这娇吟声的激荡,分身早就已经抬起头来。

而他的双手还在不断的用力轻抚,只有这样才能开阴排寒,而在大手不断的律动下,王明秋逐渐被送上一个顶峰,紧接着双脚用力伸出,腰部下压,与此同时翻起白眼,气息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手中的一双高耸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祝少杰清晰的闻到一股带有腥气的味道传了过来。

祝少杰忍不住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这针灸不过十几分钟,没想到竟然这么累,闻着手上的奶香味,祝少杰摇了摇头,然后在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件自己的外套披在王明秋的身上,盖在胸口的位置。

“你在这里休息休息吧,王姐,我还有其他的病人需要处置,我先去忙一下。”

刚才按摩结束以后,祝少杰就已经将处于王明秋谭中,小腹,会阴和百会四个位置的银针拔了下来。

宫开,排寒,一切都已经结束,祝少杰才不愿意在这里继续经受这种尴尬的感觉。

等他走出去,就看到袁小玉坐在那里,脸色通红,看到祝少杰也不说话,只是白了祝少杰一眼。

“你是不是偷听偷看了?”看到袁小玉这个模样,祝少杰脸色一冷,开口问道。

看到祝少杰突然认真,袁小玉立刻服软了:“不是我故意看的,是,是那个声音实在是太大了,如果我没把卫生所的大门关起来,村民还得以为是怎么回事呢。”

祝少杰点点头:“行吧,也不怪你,不过你现在去把门打开吧,万一还有其他的病人来的话一直关门可能会耽误事。”

袁小玉应了一声,然后走过去打开门。

刚打开门,就看到一个女孩子站在门口,女孩子身材高挑清瘦,可是小腹却有微微隆起。

祝少杰皱着眉头仔细确定了一下,确定这的确不是肝腹水,而是怀孕,为了保证女孩子的清誉,便开口道:“那个,小玉,你回去问问你嫂子今天怎么没来,然后一会回来告诉我。”

袁小玉听他这么说,点了点头,本来她还不想回去,可是想起刚才那诊断台上香艳羞人的场面,她的脸没来由的红了:“那我先走了少杰哥,一会我再来。”

袁小玉说着,飞也似的逃离这里。

就在这时候,王明秋从房间里红着脸走了出来:“那个,祝医生,啊,原来你这里还有病人,那我先走了,晚上去我家里吃饭,我得好好谢谢你。”

王明秋脸色潮红,衣衫不整,看到祝少杰身边的小姑娘,本来想说话的话似乎是没有说出口,只是干巴巴的说出一句要请客吃饭,然后就走了。

祝少杰见两个女人都已经离开了,他开口道:“已经显怀了还不在家里安胎,怎么还出来抛头露面,你婆婆难道还不知道这种事情不能儿戏吗?”

祝少杰让女孩坐在那里,声音里已经充满了清冷。医者父母心,见到那些对自己身体都不爱惜的病人,祝少杰会比他们家人还要生气。

“我,我是来堕胎的。”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差点没气死:“堕胎?你才多大?身体还没有成熟,想要堕胎就需要刮宫,以后可能生不了孩子,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可是我还是要堕胎,要不然我会成全村的笑柄的。”

祝少杰摇摇头:“你的脸面重要还是你的以后重要,这还用我告诉你吗?而且就算是你想堕胎,也得去大医院堕胎,你来我这里干什么,我又不是孩子他爹。”

“不是这样的,我没有那么多钱,我想让你帮我堕胎!”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差点趴在地上,堕胎了不是闹着玩的,这里没有完善的医疗器械,出现意外事故的话自己没有办法补救。

“我没办法帮你,如果你出现意外的话也承担不起。”

“如果我不堕胎我会死的,我求你帮帮我吧!”

少女听到祝少杰说的这么决绝,竟然直接跪在地上,对祝少杰苦苦哀求。

祝少杰叹了一口气:“我帮你也可以,不过你和我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如果你不和我说清楚,原谅我不能帮你,我也要对孩子负责,对孩子的父亲负责。”

“我和你说也可以,不过我要你替我保守秘密,要不然我一个黄花大闺女,待字闺中,受不起别人的议论。”

听到这话,祝少杰心中微微一抽,都已经未婚先孕了,现在竟然还让自己保守秘密,说是经受不起议论,那别人应该怎么说?

不过出于医者仁心,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气:“行了,你说吧,我肯定会为你保守秘密,放心吧。”

听到这么说,少女深深吸了一口气:“我叫曹紫萱,是隔壁村的,我男朋友叫马建明,是城里的一个无赖,我这是不小心,所以才会这样的。”

祝少杰似乎还对这紫萱有印象,当即皱了皱眉头回忆起来,自己来到寡妇村的时候似乎是赶上过村里人去隔壁村喝喜酒,那个办事的主角似乎就是紫萱,据说是中考状元。

祝少杰微微皱了皱眉头:“我记得你应该是高考状元吧,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你对得起你的父母吗?”

祝少杰每句话都是字字诛心,让紫萱低着头,泫然欲泣,看这个模样,应该是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祝少杰无奈的叹了口气,开口道:“行,我能帮你,不过你先告诉我,既然是有男朋友,为什么还要堕胎?”

“因为我还在上学,我现在已经休学一个月了,我爸还不知道这件事,如果你不能帮我,那我就完了。”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无奈的叹了口气:“行吧,既然如此我就帮你一次,尽量希望不会出什么大事吧。”

其实刚刚怀孕两三个月的时候,婴儿还只是胎囊,并不是太难拿,主要是祝少杰不愿意担负这样的责任,可是没办法,只能是当自己铸了一场业障吧。

“把衣服脱了,我帮你针灸堕胎。”

“需要脱多少?”听到这句话,紫萱微微皱起眉头,开口问道。

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气:“当然是全脱,一件都不能留,然后去诊断台等我。”

听到这句话,小姑娘的脸羞得通红,不过还是走到了里屋诊断台那里,因为已经答应女孩要给她保密,所以祝少杰直接把门从里面锁好了。

走到诊断台,紫萱已经脱好衣服躺在床上,祝少杰直接伸手上去就摸,摸了摸肚子,然后点点头:“应该是还能拿下来,如果你再拖延一段时间,恐怕就真的不行了。”

他说着,拿起桌上的鬼医针,紧接着捻起一条针,用手分开紫萱的两只腿,眼看着那神秘的地方展现在自己的面前,还在有节奏的开合,祝少杰咽了一口口水,不过还是捻起针一针刺在会阴的位置。

在这里是为了开宫,刺激这里的血液循环,借此让胎儿落下来。

与此同时,手在紫萱脐下一寸的位置刺下一根针,这是阴交穴,防止堕胎的时候血崩。

在这以后,就是刚才给王明秋治疗宫寒的时候刺激过的乳中穴,不过这一次不是为了治疗宫寒,而是堕胎,所以需要刺激乳中穴。

当即,祝少杰拿起两根针,与此同时双手按住紫萱的那一对之上,并且开始用手指不断的……

刚开始正中间那个点还有一些害羞,躲在高峰里面,不肯露出头来,可是现在祝少杰用手不断的刺激,导致那个占已经昂首挺头,可以施针。

其实紫萱也是刚才听到王明秋和另一个女人聊天的时候知道祝少杰大夫还有这个本事,能够用针灸,所以才想让祝少杰给自己试试。

她在学校休学的时候,说的是因为身体不舒服,没有来月经,回来调理身体,一回来就是两个月,回来以后她父亲就给她下了禁足令,并且封锁经济,根本没有办法去市区堕胎,只能来这里碰碰运气。

现在她就想着只要能拿下这个孩子,无论怎么样都可以。

祝少杰拿起一双钢针直接朝着中间那一点刺了下去。

紫萱轻哼一声,伸手就抓住了祝少杰的胳膊,感受到压力,祝少杰手中的钢针更加深入几分,紫萱的眼睛都已经蓄满泪水。

看这个模样,应该是疼得厉害了。

看到已经达到刺激的效果,祝少杰双手虎口握住中间那个点,然后轻轻用手开始刺激这一对。

可能是因为疼痛之后的舒爽,让她开始微微哼哼起来,可是单单刺激乳中穴就想要堕胎开宫肯定是不够的。

这边的一只手不断的刺激乳中穴,另一只手轻轻对会阴处施压,想要借此来刺激血液循环。

手刚刚搭在会阴穴,紫萱身体一颤,开口道:“医生,你……”

“我这里没有其他的仪器,只能勉强用针灸开宫,然后给你开药打胎,要不然你准备血崩死在这里吗?”

听到这句话,紫萱深深吸了一口气,没有继续说话,只是感受着祝少杰的手传来的冲击。

祝少杰的手指不断的律动,不只是刺激着中间那个点,还在刺激着会阴穴的那根针,而哼哼声也不断的从紫萱的口中传来。

祝少杰手中力量不断施加,并且用手不断的开阔。

轻吟声不断的传入耳中,让祝少杰的内心不断的受到冲击。

而且因为手指的律动让紫萱的两只腿无意识的并拢,想要夹住突刺到体内的不速之客,只能让祝少杰自己伸手分开这一双小腿。

可是就在上手的时候,她突然看到紫萱的大腿内侧有一只乌紫色的手印,像极了秦美丽背部的掌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