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做得站不起来老外|男朋友压着我说想进去

  • A+
所属分类:言情小说
摘要

“小雪啊,你看天都这么晚了,要不今天晚上你就别回去了,继续陪我乐呵乐呵?” 电话的另一端声音很吵,似乎是在一个环境很乱的地方,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后,我浑身一个激灵,因为在电话的另一头,分明传来一个男;


Warning: preg_match_all(): Unknown modifier '�' in /www/wwwroot/caonima.com/wp-content/themes/begin/inc/inc.php on line 132

Warning: preg_match_all(): Unknown modifier '�' in /www/wwwroot/caonima.com/wp-content/themes/begin/inc/inc.php on line 133

“小雪啊,你看天都这么晚了,要不今天晚上你就别回去了,继续陪我乐呵乐呵?”

电话的另一端声音很吵,似乎是在一个环境很乱的地方,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后,我浑身一个激灵,因为在电话的另一头,分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被做得站不起来老外|男朋友压着我说想进去

而且从这个男人你的话里,明显能听出某方面暗示的意味!

“雪姐,你现在在哪呢?我立马赶过去!”这时候我立马着急了,连忙问。

电话那端停顿了一会儿,接着才传来雪姐的声音:“啊,是小飞啊,我现在在……唔,唔,我也不知道在哪,不过马上就要到家了~”

雪姐说话咬字很模糊,有些口齿不清,好像嘴里塞着东西,不用说肯定喝醉了。

联想到方才那个男性的声音,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刚想继续问下去,却听见电话那端传来一阵盲音,电话被挂断了!

这时候我已经来不及思考,立即从外面冲了出去,一路下楼,准备出去寻找雪姐的下落。

刚到楼下,却看到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停在了前面,车窗缓缓的降下来,车内,教驾座上面坐着一个油光满面,贼眉鼠眼的胖男。而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是一个面容姣好,意识不太清醒的女人,此刻她衣衫半敞,半睁着眼睛依靠在真皮座椅上面……

是雪姐!

看到这一幕,我立马眼红了,冲上去猛打车门:“你特么的谁啊?把我雪姐怎么了?”

坐在副驾驶的胖男人这时候摘下墨镜,一双难看的鼠眼笑眯眯的看着我,虽然没说话,但眼中颇有些戏谑的意味。

“小飞,你别激动,我跟他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我就是有点头晕,所以让他送我回来……恩到家了么,那咱们回去吧。”

雪姐一边醉醺醺的说着,一边东倒西歪的要下车,我这时候也顾不上那么多,连忙扶住雪姐,并且把她带下车。

虽然雪姐说并没有发生什么,但我心里还是很不爽。

不用说,之前在电话里说让雪姐留下的那个,一定就是车上的这个男人。假如不是自己打了那通电话,鬼知道今天晚上雪姐能不能回来,面前的这个男人,明显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警告你,以后离我雪姐远一点,否则我弄死你。”

面对这个未知的人物,我提出警告。

“小飞,快别说了,扶我上楼吧。”

雪姐这时候伏在我肩头,语气无力的说。

车上的那个墨镜男听完我的警告之后倒是没有说话,而是轻蔑的冷笑一声,接着掐断手里的香烟,弹出车窗,开着车扬长而去。

看着车子一溜烟的消失在眼前,我不禁脸上一寒,这时候雪姐又说话了:“小飞,还愣着干嘛,快送我上楼啊~”

听见雪姐的话,再看她一副喝得烂醉的样子,浑身的酒气,衣服凌乱不堪,这时候我很想发火,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毕竟她只是我的雪姐,有些话不方便说出口。

“哦。”

我只有无奈的回答。

进屋后,把雪姐扶上沙发,然后走到饮水机前面给雪姐接了杯热水,准备拿来给她醒醒酒。

“小飞,我好热……”

这时候,雪姐的脸色绯红,浑身冒着热气,一边语气酥麻的说着,一边用手去扒自己的衣服。

雪姐身上的衣服本来就不多,上面是一件白色的女士衬衫,下面是一件个黑色的包臀短裙。

白色的女士衬衫已经是凌乱不堪,胸前的扣子被雪姐扒拉开两颗。

而在雪姐的黑色的短裙下,那饱满挺巧的屁股,呈现出一个极度诱人的轮廓,一双套着丝袜的大长腿散发出摄魂的气息,看得我恨不得立马扑上去压倒雪姐。

不过我忍住没有这么做,一是不想趁人之危,在雪姐意识不清醒的时候侵犯她,二是我的实在是有些生雪姐的气,大半夜的跟别的男人厮混在一起。要不是我留了个心眼打了电话给雪姐,说不定今天晚上雪姐就稀里糊涂的被人给搞了……

想到这,我心里更加生气了。刚想质问雪姐,这时候她却像一条水蛇一样,一双细长的手臂灵活的攀上我的脖子,然后直接把她那薄薄的红唇朝着我的嘴上印了过来。

这一下子我直接懵了,也忘了生气,只觉得雪姐的嘴唇很软,很香,还带有一股子酒精的味道。这种感觉很奇怪,很刺激,就像是触电一样。

要知道,我还是个纯情小处男,初吻居然就这么被夺走了,而且对方还是我一直渴望的雪姐!

这种强烈的刺激,让我再也抑制不住对雪姐身体的想法,喉咙里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吼,接着我整个人扑倒在雪姐温香的身上,两手往外一撕,一下子扒开雪姐的白衬衣,接着毫不客气扯开雪姐的罩罩,我压上去,惹得雪姐一阵吟叫。

难道,今天晚上……我终于能如愿以偿的跟雪姐发生关系了?

这种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刺激,直接导致我的体内的火气兵分两路,一路朝着脸上涌去,一路则是朝着下身的某个部位涌过去……

“咕噜噜!”。

我一手捧着,脸埋在雪姐饱满的部位不断揉搓,雪姐本身醉的不省人事,但是女性的感应没有丧失,反而更加强烈。

她的俏脸红的几乎能滴出血,昂起脖子就像一只高贵的白天鹅,我亲吻雪姐的脖颈,而雪姐眼神迷乱,她那一只葱葱玉手试探着摸进了我的衣服,在我的胸膛处抚摸个没完,而另一只手,则是悄悄的握到了我的身下,那高高肿起的地方,上下套弄了起来……

“啪!”

这时候,我不知道自己发什么神经,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巴掌扇在了雪姐的俏脸上。

刚才的那一瞬间,竟然让我想到了楼下车上的那个猥琐男,在雪姐回来之前,一定在跟那个男人混在一起喝酒,而喝醉酒之后呢,雪姐是不是也像现在对我一样,用手去摸那个男人的某个部位,趴在男人的身上发骚?

就算雪姐没有这样做,那个龌龊的男人岂会有便宜不占?说不定雪姐的浑身都被男人摸遍了,搞不好就连那种事情都做了……

要知道我跟雪姐虽然偷偷厮混了那么久,但是一直保留着最后的底线,始终没有突破最后一步,没想到现在却可能被一个陌生的男人轻易占有了雪姐的身体?

刚才就是想到了这一点,我实在遏制不住内心的愤怒,才会突然给了雪姐一巴掌。

“……许飞,你,你翅膀硬了,居然敢打我?!”

雪姐被我打了一把掌,一下子酒醒了一半,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我,然后勃然大怒。

这还是自从我为她提供精华一以来,头一次对我发这么大火气。

不过这时候我也在气头上,所以并不害怕,大声质问:”你还有脸说?跟一个陌生男人厮混到大半夜,还喝的烂醉!要不是我给你打电话,你是不是干脆陪别人过夜了?!”

听到这话后,雪姐一愣,接着直接就炸了,勃然大怒:“许飞,老娘怎么做用得着你管?我警告你,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她的话直接让我陷入了黑洞,这一刻我竟然哑口无言,是啊,这里是她的家,她想怎么做我的确管不着。

“行,你随意!”

我心里失望透顶,没想到雪姐居然是这么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以前她跟我偷摸着跟我做那种事情,我只以为是因为表哥不在他太寂寞,而我也不是外人,所以才会保持暧昧。

但是我想不通,雪姐现在有了我,为什么还在外面找男人,我不得不怀疑,雪姐难道是个欲女?

我咬咬牙,既然话都说到这地步了,我也没必要在这儿继续站着了,一肚子火气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其实说句良心话,我对雪姐并不全部是埋怨,更多的是担心。之前在楼下的那个男人,傻子都能看出来不是什么好人,雪姐要是继续这样开放下去,迟早会出事情的!

不过我知道,我现在劝她她肯定听不下去,所以干脆什么都不说,等她什么时候酒醒了再说吧。

我刚关上门,客厅传来一阵呕吐的声音,不用想,一定是雪姐喝多吐了。

我很想过去看看,但是又怕被雪姐看到然后说些难听的话,那就更难堪了,毕竟我这人要面子。

想到这我一咬牙,干脆不管了,直接躺在床上后然后蒙上头,假装听不见。

但是没想到雪姐居然越吐越厉害,吐了好几分钟都没有停下,照这样吐下去非得把胃吐出来不行,我实在担心的不行了,于是就悄悄推出一点门缝,朝客厅里面偷瞄。

雪姐应该是侧躺在沙发上面,红色的沙发挡着她大半个身形,我也看不清楚,无奈只有悄悄的走过去……

“雪姐,雪姐?”

步入客厅之后,我试探着叫了两声,发生没有回应,于干脆大着胆子走了过去。

刚一靠近,立马闻到一股刺鼻的难闻味道,走近一看,只见到处都是呕吐物,不光是地面上,甚至沙发上和雪姐的头发丝上面都有粘着一些恶心的呕吐物。

这味道实在太刺鼻了,我皱着眉捂上鼻子,无奈找出扫把和抹布,把地面和沙发扫了一个遍,然后用毛巾给雪姐擦干净头发上的脏东西。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转身准备后屋,目光却不小心在雪姐的身上瞄了一眼。

只见雪姐那凌乱的衣服下面,一对粉嘟嘟的大馒头,让人忍不住想要扑上去咬一口。

顺着胸口往下看,首先是雪姐平坦的小腹,而在小腹之下,就是那极度诱惑的黑色紧身短裙,最要命的是,雪姐两腿交叉叠在一起,透过腿缝之间能够看到一抹红色的蕾丝边边的内内!而在那条窄窄的内内两旁,隐隐可以看到几团茂密的茸毛……

看到这一幕,本来就不安分的下半身一下子又生龙活虎起来,说真的,这时候我真的想对雪姐用强的,但是我又怕雪姐醒来之后没办法接受,无奈只好按捺住心里的躁动,用另一种方式发泄。

走出客厅,来到阳台上,看着上面挂着的,雪姐那一排五颜六色的内衣裤,我随手挑了两件。放在鼻翼间陶醉的嗅了嗅,一股薰衣草的清香传来,让我精神一震。

接着,我拿起雪姐的内衣……

第二天,醒来之后我来到客厅,立马感到一股寒冷的气息。

看了看客厅的空调,居然被调到了十几度,这时候雪姐正抚着额头,掀起昨晚上我为她盖上的被子,从沙发上坐起来。

这时候,雪姐看到我,在她的脸上看不出有一点的异样,反而很平静,微笑着说:“小飞,你醒了,我就这给你做早餐哦。”

听见雪姐这么温柔的对我说话,联想到昨天晚上她那副凶巴巴的模样,我有点摸不着头脑,雪姐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昨天喝酒把脑袋烧坏了,要不然态度转变的怎么这么快?

“雪姐,你没事吧?”

“臭小子,我能有啥事,就是有点……头晕!哦对了,昨天晚上我好像喝醉了,是你送我回来的?”雪姐轻轻拍了个额头,然后有点晕晕的问。

“额,雪姐,昨天的事情你不会都忘了吧?”看雪姐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我不禁纳闷,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喝断片了?

雪姐听到这话感到有些奇怪,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立马掀开被子仔细观察自己的下半身。

“小飞,你跟雪姐说实话,昨天晚上你是不是趁我喝醉对我做那种事情了?”

雪姐眉头紧锁,语气听起来很严肃。

这话一出,我觉得有些奇怪,雪姐为什么会这么说,难道被她知道我对着她做那种事情,或者说雪姐怀疑我侵犯她?不过好像也不对,雪姐的衣服还好好穿在身上,她没理由会怀疑我。

“怎么可能,昨天晚上我可什么都没干。”

我很是郁闷,昨天晚上明明是她搂住我的脖子主动亲吻我的,还把手放到我的下面,要说真发生点什么,自己也是被动的啊,更何况明明啥事没发生!

“真的?”雪姐这时候一脸狐疑的看着我。

“真的,我对天发誓!”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我干脆举起手,准备当面起誓,

这时候雪姐又疑惑的说话了:“既然不是你,那我大腿上的手印是谁搞的?”

听到这话我吓了一跳,立马朝雪姐走过去,这时候也顾不上隐私什么的,直接把头趴到雪姐的大腿内看。

果然!在雪姐两腿间的位置,有着几道明显的手印,一看就是被人用手抓的!

我脸上布满黑线,毫无疑问,昨天晚上雪姐喝醉之后遭遇了咸猪手,而这个揩油的人,一定就是昨天晚上的那个男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