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说放进来特别舒服_厨房撞击美妇臀

  • A+
所属分类:言情小说
摘要

“这……这是什么地方?”老太太颤抖着嘴唇,一脸诧异地盯着周遭围着的人群。 袁豪慢慢地扶起老太太,微笑着说道:“老太太,你刚才走着走着,突然晕厥倒在了地上,是我把你救起来的,你现在好点了没?” “哦;

“这……这是什么地方?”老太太颤抖着嘴唇,一脸诧异地盯着周遭围着的人群。

袁豪慢慢地扶起老太太,微笑着说道:“老太太,你刚才走着走着,突然晕厥倒在了地上,是我把你救起来的,你现在好点了没?”

“哦,小伙子,真的是太感谢你了!我现在感觉好多了。”老太太紧紧握着袁豪双手,满面笑容地看着袁豪,“对了,你为我擦了什么,怎么感觉凉凉的,很舒服的感觉。”

 男生说放进来特别舒服_厨房撞击美妇臀

袁豪拿着手上的雪山花露水在老太太面前晃了晃,道:“这是我秘制的雪山花露水,刚才为你擦的正是这个。”

“哟,这么神奇?不过,刚才真的是太感谢你了。”老太太说完,楞了一会,突然从包里抽出了八张毛爷爷,递到了袁豪的手上,“小伙子,这些钱你拿着,刚才要不是你帮忙救了我,我怕是就真的起不来了,真的是太感谢你了!”

虽然袁豪平时给人感觉一副贪小便宜的样子,但是对于有需要的平民老百姓,他绝不吝啬,但是考虑到毕竟是救人一命,别人回馈了你东西,如果你不拿,感觉就真的是过意不去了,而且,他现在可是身无分文啊!不拿点,就真的是对不住自己了。

只见袁豪从中拿起一张毛爷爷,接着把剩下的七张以及一瓶雪山花露水递给了老太太,道:“老太太,我这瓶雪山花露水只卖一百块钱一瓶,剩下的钱你拿回去吧。”

老太太哪里会想到面前的年轻人会这么老实的把钱退回来给自己,她原本以为,这年轻人救她是出于目的的,要不,为什么这么多旁观的人不敢靠近她,就他一个小伙子傻了吧唧的走过来救我?毕竟,这是一个非常现实和残酷的社会,没有人不喜欢钱。

老太太半信半疑地接过钱以及一瓶雪山花露水,愣了一会,想着会不会是钱给少了?还是这年轻人还有什么其它的目的?

可待老太太缓过神来的时候,袁豪已经转身消失在人群之中了……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此时此刻的袁豪,手握着一百元巨钞,正在找吃的去了。

管他什么目的不目的的,袁豪只知道,现在再不把自己肚子填饱,那下一个晕倒的可就是他了。

袁豪就近找了一间面馆,坐下点了一份牛肉面便吃了起来。

“哎,也不知道蓝叔叔在哪里,茫茫人海的我该去哪里找他?”袁豪一声哀叹,迷茫的眼神盯着面馆外面行人匆匆的街道。

自尊心极强的袁豪,刚开始并不想求助别人,可万万不曾想到,自己会落到如此境况,本想着怀着雄心壮志,携着爷爷遗传下来的医术,来到江城打拼一番,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但是以目前这种情况,怕是不得已啊!

袁豪记得爷爷临终之前交待过自己,如果遇到什么困难了,实在不得以离开村庄,可以到江城寻找一位名叫蓝峰的人,说是在江城开一家中药铺的。

袁豪并没有见过蓝峰,只是听爷爷生前说过,很久以前,蓝峰在巴马雪山采药,不幸遇难差点掉落山崖,幸好爷爷经过搭救了他一命,可以说,爷爷就是他的救命恩人。

袁豪单手托着下巴,思索良久,可一点儿头绪也没有。

“哎,不球想了!唯有一家家中药铺打听了,我就不信找不着!”袁豪拍了一下大腿,起身走到柜台前,正要结账走人。

“你好,你已经结过账了。”

“是……是吗?”袁豪一脸诧异地盯着柜台收银员。

“是的,刚才那位先生已经帮你结过账了。”收银员指着柜台前的一桌正吃着饭的男人说道。

袁豪转身一看,只见一皮肤黝黑的青年正端坐在自己身后,目不斜视地盯着自己。

哎我曹!这不是刚才在街道卖金银花的青年吗!?可他为毛要帮我结账?

那青年看见袁豪转过身来,突然张嘴微笑了起来,那满口亮白亮白的牙齿顿时露了出来,看起来非常憨厚。

看见突然有一个陌生男人对着自己笑,而且还是一位皮肤黝黑的男青年,顿时,袁豪浑身的毛都立了起来。

袁豪不禁打了一个冷颤,“他吖的!这人笑的够惊悚的!”

莫非他是搞基的?!擦!我可不好这一口!

“帅哥,刚才那顿饭我请你的,不用客气!”

“哦,不用了!我不喜欢欠别人的。哪个……你有九十块吗?我还你十块钱面钱。”

袁豪心想,无缘无故的,干嘛要请我吃饭!哥虽然穷,但十块钱还是出得起的!哼,十块钱就想出卖我的人格!没门!

“啊!?”青年看着袁豪,惊愕的眨了眨眼睛,微张着的嘴巴只露出一排白白的门牙。

“没有吗?那要不下次见着你的时候再还你吧!要是没什么事,那我先走了!”袁豪说完转身便离开了。

可没没走出几步路,身后便传来了那青年男人的叫声,“诶,帅哥,等等我!”

青年男人一路小跑着跟了过来,脸上仍然挂着一副憨厚的笑容,“帅哥,交个朋友吧!我叫吴金贵,你叫我黑牛就行。你叫啥名字?”

袁豪看着陆金贵,心想,瞧他一副憨厚老实的样子,也不像是坏人,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虽然有点抗拒,但袁豪一想在这陌生的江城,举目无亲的,也没有个朋友,怪孤独的。

正所谓多个朋友多条路,穷途末路的袁豪点了点头,道:“行!我叫袁豪!”

虽然答应了和陆金贵做朋友,但袁豪可不是二愣子,想必陆金贵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要相求于他。

果然,走着走着,陆金贵便开口了:“豪哥,我刚才见你手上拿着的一瓶药水,说是用什么巴马雪山金莲花做成的吧?”

“哦,对!我那叫雪山花露水……”

经接触得知,原来陆金贵在江城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家里有一妻一女,父母是下岗的工人。由于妻子两年前不幸出了车祸,至今昏迷不醒,因此家里的重担全落在了陆金贵一个人身上,平时除了正常时间出车上班,下班后陆金贵还做做走鬼,就是为了多赚点钱。

爱妻心切的陆金贵,为了挽救妻子,不惜花重金四处奔波治疗,但是到最后仍然无济于事。为了挽救妻子,家里已经欠下巨债,但是,陆金贵仍然没有放弃,他相信,只要妻子还有一丝呼吸,那她仍然还有醒起来的机会!

一年前,陆金贵在为妻子奔波治疗的过程中,曾到一位中医门下求助,该位中医还对陆金贵说,要想救醒他的妻子,就必须得要有巴马雪山雪莲花这种药材才能挽救,但是,巴马雪山雪莲花非常罕见,要想得到它并不容易。

这一年,陆金贵带着妻子辗转多个大小城市,就是为了打听巴马雪山雪莲花的消息。但是每次问人,得到的回复基本上都是“没听说过”、“什么东西”、“不知道”。心如死灰的陆金贵整个人都崩溃了,他不知道这条路他还要走多远,但是,既然选择了,就算跪着他也要把它走完!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这不,刚才他在袁豪的吆喝声当中听到“巴马雪山雪莲花”的时候,他都不知道有多激动!再看到袁豪用雪山花露水救醒晕厥在地的老太太的时候,他再次坚信,这位小伙子就是他要找的人!

袁豪听陆金贵述说完毕,心中不免产生一丝怜悯。他同情陆金贵的遭遇,更佩服陆金贵的坚忍不拔,一个男人为了爱撑起了一片天。

“你放心!这件事交给我吧,我一定可以把你妻子救醒!”袁豪拍了拍陆金贵的肩膀,安慰他道,虽然他还没知道陆金贵妻子的具体情况,但是,他对自己却有十分的把握。

扑通一声,陆金贵突然跪倒在地,泪珠一滴一滴的滴在陆金贵那尽显沧桑的脸上,“豪哥!只要你救醒我的妻子,以后,我的命就是你的!我任凭你差遣!”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苍天和娘亲。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谁又明白刚强背后苦与甘……

陆金贵这一跪一哭的,让平时表然得一副玩世不恭的袁豪也不禁产生一阵悲悯。

“你的妻子现在在哪里,带我去见她……”

为了方便照顾妻子,陆金贵把妻子带到身边。由于江城的消费水平极高,楼价房价更是高得离谱,没办法,对于一贫如洗的陆金贵他们,只能在江城城北的一处城中村,租了一套一居室,别看只是一个简简单单只有十平方的一居室,一个月下来也要五百多块了,这对于陆金贵来说,无疑就是雪上加霜。

为了急着让袁豪见到妻子,陆金贵拦截了一辆出租车,两人上了出租车后,便让司机往江城城北方向开去。

很快,他们便到了城北的城中村。

江城城北的城中村是江城城中村中最大的也是最有名气的一处,这里人口密集,外来人口众多,鱼龙混杂,随之而来的环境问题也十分恶劣,小巷街道脏乱差的问题也日益突出。

袁豪尾随着陆金贵走进城中村,现在正值是盛夏,巷子里闷热难耐,顿时一阵阵刺鼻恶臭迎面而来。城中村的巷子非常窄,宽不足一米,抬头几乎看不到天空,只能看到错综复杂的电线,以及电线上挂着些个别人用过的什么杜蕾斯冈本之类的套套,脚下,阴暗潮湿的小巷里垃圾遍地,污水横流,袁豪不禁一阵反胃,掩鼻随着陆金贵左穿右插的便来到了他们租住的出租屋里。

出租屋里,陆金贵的妻子谢美芳正躺在木质制造的床上,双目紧闭,脸色煞白,脸上以及四肢已经有明显的水肿现象。

袁豪俯身凑到谢美芳身边,伸出手为她切了切脉络,接着又伸出食指和中指靠近谢美芳的鼻孔掂了掂,袁豪把手放下,眉头紧皱,在原地跺了几步步伐,道:“你的妻子出车锅时,脑部是不是有撞击过?”

“是的,当时她被撞倒后便昏迷不醒了。”陆金贵站在旁边,紧张地说道。

“据我观察,你妻子是由于车祸撞击时微动脉破裂造成脑出血,现在已经发展到脑部淤血堆积严重,而且全身还有多处脏器损伤,如果没有药物及时补救,恐怕……”袁豪说到这里,突然停下,一脸严肃地盯着陆金贵。

“你不是有巴马雪山雪莲花吗?这可以救她吧?”陆金贵一副迫切期盼的眼神盯着袁豪道。

“巴马雪山雪莲花是有通经活血、止血消肿的功效,但毕竟你妻子脑部淤血堆积太久,现在已经紧紧压迫在大脑神经底下,如果用服用疗法,怕是作用不大,不过……倒是还有一种方法可以挽救。”袁豪说完,从包里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盒子,打开盒子,从里面拿起一块白色的布翻开,只见在将近一米多长的白色布条上,一排大小不一、手指长的银针整齐插在布条上。

袁豪从中抽出几根手指长的小银针,随即把它们摆放在装有雪山花露水的透明小瓷瓶里,之后,只见袁豪双手在谢美芳全身几处穴位处缓急缓慢地按摩了起来,按摩期间难免有些许肌肤接触,陆金贵在一旁看着,不免有些许尴尬。

袁豪瞟了一眼陆金贵,像是猜出了他的心思,道:“你妻子已经卧床两年了,身体全身上下肌肉已有些僵硬,针灸前需要按摩一下皮肤肌肉,好让经络通畅,你不要介意。”

“没有没有,只要妻子能醒过来,你怎样都行。” 陆金贵对着袁豪傻笑了一下,毕竟还是妻子的命重要,哪里还管他摸哪里,妻子能醒过来比什么都重要。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按摩完毕,此时,只见袁豪从透明的小瓷瓶里一根一根地抽出已经沾满了雪山花露水的银针,分别插进了谢美芳的头针、风池、水沟、肩俞、太冲等多个穴位。

陆金贵站在一旁,双手微微发抖,一脸紧张地盯着袁豪,也不敢发出声音,他怕惊扰了袁豪在为他妻子针灸。

只见袁豪手法熟练,银针在他手上像是撒花一般,不到一会儿工夫,谢美芳身上便布满了银针,陆金贵看在眼里也是痛在心里。

“放心,她目前还是没有感觉的,这只是第一次针灸,目的是为她打通经络,活血化瘀,让她脑部的淤血尽快散去,只是她目前的淤血太多,明天还需要多一次针灸方才可以。”袁豪微笑着说道。

知道妻子针灸时不会有什么感觉,陆金贵方才缓下心来,毕竟这么多手指长的银针插在妻子身上,谁看到都会惊的慌。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袁豪把插在谢美芳身上的银针一根根拔掉。

一番功夫下来,这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针灸前皮肤还是苍白的谢美芳,现在通体已经慢慢的有了些红晕的血色,虽然皮肤还是没有常人这般红润,但是已经有了明显好转的变化。

陆金贵看见妻子这般情况,顿时喜上眉头,俯下身凑到了妻子谢美芳的身边,双手紧紧握着她的手掌,“美芳!你醒醒!我是黑牛,美芳……”

“你不要紧张,你妻子现在还没有那么快醒来,今天只是第一次针灸,她脑部还有部分淤血没有散掉,但是,请你切勿急躁,我明天再为她针灸一次就可以了。”

袁豪何尝不想马上救醒谢美芳,他知道陆金贵爱妻心切,想他的妻子尽早醒来,他也想成人之美。可是中医讲究的是人与自然的相互协调、五运辩证、六气化生,切忌急功近利,就好比一个人想增胖,要是没有吸收,就算你吃的最多也是徒劳,浪费粮食。

谢美芳今天已针灸过一次,她体内已留有雪山花露水,雪山花露水将会在她体内慢慢运行,活络消肿,并慢慢化解她脑部下的淤血。

袁豪把银针收拾完毕,随即坐下喝了一杯水,“妈蛋,这天气真他吖热!”袁豪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此时他身上早已大汗淋漓,汗水把他的衣服泡得像是在水里刚捞上来一般。

这种天气,大部分人家都已经躲在空调房里享受了。但是为了省钱,陆金贵风扇都没有买,更不要说是空调了。

这时,只见陆金贵在床底下拉出一只黑色的小木箱,他打开木箱,小心翼翼地从里面拿出一沓钱出来,有一百块的、有五十块的、有二十块的……,厚厚一沓,足足有好几千块。

陆金贵布满老茧的双手拿着钱递到了袁豪跟前,道:“豪哥,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我知道这还远远不够你救我妻子的费用,但是,你放心,以后我赚到钱了第一时间还你!”

袁豪看着眼前这个黑黝黝的男人,他当然知道,这些钱可都是憨厚老实的陆金贵一点一点从上班开出租车到下班做走鬼赚来的血汗钱,这一分一毛可都是浸泡过陆金贵汗水的啊!

袁豪虽然又贫又贪,但他爱财有道,不至于贪贫苦百姓的钱,更何况是陆金贵这种让他敬佩的男人,可是要是不拿点回报,怕是陆金贵良心也过意不去。

袁豪楞了一会,最终还是摆了摆手,道:“我们是朋友,朋友有难我肯定出手相助了,这样吧,钱呢你就拿回去,你看我刚到江城,现在也还没有个落脚的地方,你帮我找一个出租房吧,帮我给第一个月租金就行,便宜点的,不需要太贵,像你这种就可以。”

袁豪知道,要是他不接受陆金贵的一番好意,难免会有一些推让,既然拿他的血汗钱会让自己良心过意不去,倒不如让他帮忙找个出租房,也好让自己在江城有个落脚的地方。这样两全其美,不是更好吗?

“这……这怎么可以?”在外被人欺负惯的陆金贵完全没有想到袁豪会推掉他这笔钱,毕竟在医院一个简简单单的发烧感冒,医院也得收个二三百块的现实社会,更何况是她妻子这种脑出血导致长期昏迷的这种情况,可眼前这个年轻小伙子居然看病不收钱?实在是罕见。

“什么不可以,我们是朋友嘛!但是别以为我会就这么轻松放掉你,以后要是我饿了,我就到你这里蹭饭吃。”袁豪笑吟吟地说道,说话方式完全不像是刚认识的朋友,却更像是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般开玩笑。

“行!没问题!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尽管开口!”陆金贵见袁豪态度坚决,也不好再执意推让,把钱收好,看看时间,已是日落时分,便领着袁豪出外吃了个晚饭。

晚饭过后,已是傍晚了,也不方便再去找房,陆金贵便在附近找了间旅馆,安顿好袁豪后便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袁豪简单的洗漱完毕后,便又来到了陆金贵的出租屋里。

这次,他要为谢美芳进行第二次的针灸。

其实今天袁豪看谢美芳的气息已比昨天好了许多,肌肤也比昨天红润了不少,水肿的现象也已慢慢消退,只是她脑部下的淤血还没有完全化瘀掉,所以,谢美芳还在昏迷当中。

像昨天一样,袁豪继续拿出银针,放在装有雪山花露水的透明小瓷瓶里,接着又是为谢美芳来一番简单的按摩,过后,便开始为她做第二次针灸。

这一次,陆金贵并没有像昨天那般神色紧张了,只见他站在旁边,时不时探头看一眼还在昏迷当中的谢美芳,他每一次探头,眼睛里都透露出无比期盼的眼神。

良久,袁豪拔掉谢美芳身上的银针,一番收拾完毕,便坐下喝了一杯水,一副神情淡然的样子。

陆金贵俯下身,凑到谢美芳的身旁,此时的谢美芳,脸上以及四肢的水肿已慢慢消去,肤色也已经和常人接近,可是仍然在昏迷状态,“豪哥,我妻子还要多久才能醒?”

“不要着急,再稍等一会。”

……

“动了!我妻子她的手开始动了!豪哥,她的手动啦……”

出租屋里,陆金贵突然惊呼了起来。

“她醒过来了!豪哥,我妻子她真的是要醒过来了!你过来看看……”

只见陆金贵像是握住了救命稻草般,双手紧紧地握住妻子谢美芳的手,兴奋和激动,如同决堤的洪水,浩浩荡荡地从他内心倾泻出来,他再也无法压抑他内心的那份激动,欢畅地笑着,露出了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

此刻,只见谢美芳缓缓睁开眼睛,嘴唇微微颤抖着,像是努力地想说些什么。

“美芳!是我,我是黑牛!你终于醒来了!哈哈,你终于醒过来了……”陆金贵兴奋地说道,泪水早已湿润了他的眼眶。

那是兴奋和激动的泪水!两年了,陆金贵每天无时无刻不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

“黑牛,是你吗?我们这是在什么地方?这……这我不是在梦吧?”谢美芳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陆金贵,终于还是艰难地说出一句话来。

“是我!美芳,我是黑牛!你没有做梦!你醒过来了!你终于醒过来了!你看,眼前这位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就是他救醒你的!他叫袁豪。”陆金贵激动的颤抖着手指,指着身后的袁豪,兴奋地说道,脸上满是感激的神色。

……

袁豪看见谢美芳已经醒过来,也是感到无比欣慰,知道他们夫妻俩还有很多话要说,也不好意思留在这里,便说有事先离开了。

到了下午,陆金贵安顿了妻子谢美芳后,便领着袁豪在附近看房去了。

陆金贵在这一带城中村生活一年了,因此,对这里他并不陌生。很快,在离陆金贵出租房一百米左右的一处出租屋里,他们找到了合适的房子。

出于对恩人袁豪的感激,也方便日后和恩人的联络,陆金贵就近找了一处一居室,房间面积不大,不到十平方,但是一个人住足够了,租金一个月四百五十块。住的楼层较高,在六楼,因此光线和通风的条件都还不错。简简单单的买了些生活用品,袁豪终于便算是有了个落脚的地方。

见谢美芳刚醒过来不久,正是需要人陪伴的时候,袁豪也不好意思多耽误陆金贵的时间,他故作说要休息便劝走了陆金贵,临走前还递给了陆金贵一瓶雪山花露水,吩咐他每天在谢美芳临睡前,滴几滴雪山花露水在一小杯水中进行服用,还说这样坚持服用一个星期,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的。

袁豪并没有明说,其实就是想给他们一个惊喜。谢美芳现在虽然已经醒过来,证明了她脑部下的淤血已经散掉,但是,由于她两年的昏迷导致她的皮肤干而皱,完全没有一点鲜嫩亮泽,这时用有美容养眼功效的雪山花露水进行养护,那么她的皮肤便会变得鲜嫩而有亮泽。

打发掉陆金贵走后,袁豪简单地打理了一下出租房,便到附近转悠了起来,他想尽快熟悉这里的地形,并且想找一份工作为生,而且是中医药方面的工作,无他,因为他最擅长的就是中医了。

这里的城中村非常大,里面基本上都是握手楼,城北城中村辖区内有上周、下周和周尾三个村,里面的房源都非常紧张,因为在城北商业区众多,在这里上班的人都会选择蜗居在此。房子很紧张,所以从来这些村子都是非常热闹的,尤其是晚上,更是热闹到凌晨,半夜两三点,出租屋楼下面的打闹声依然此起彼伏。

城中村里面都有商业街,晚上卖东西的、吃东西的,到处都是人。除了这些常规的,还有一些娱乐场所、休闲会所以及洗脚按摩什么的,一间接一间,非常多。城中村里面也住着一群浓妆艳抹的女人,一到晚上,巷子口总是出现一排穿着暴露的站街女,不停地和来往的男人打招呼,这在城北的城中村内已俨然成为了一道异样的风景线。因此,在这里,笑贫不笑娼的现象特别明显,很多初次来到这里的人,看到这些景象,都会颠覆自己原有的三观。

此时已是傍晚十时了,袁豪一个人在城中村的街头巷尾中瞎转悠着,中药铺没见着,西药铺倒是不少,世风日下,像发廊洗脚按摩店之类的更是遍地都是,沿路吆喝声不断,加上各种什么DJ神曲的,震耳欲聋,热闹非凡。

“曹!这都是个什么鬼地方!吵死了!还是村里好,晚上安安静静的,顶多也就偶尔有蟋蟀叫几声,哎……”袁豪捂着耳朵,一脸不悦地拐进了一条昏暗的小巷子里。

突然,漆黑之中,一只柔软的手掌搭在了袁豪的肩膀上,“帅哥,过来玩一起玩啊!进来坐坐嘛,我帮你按摩按摩……”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