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_三个人在一个床上做了

  • A+
所属分类:言情小说
摘要

这时,一直侧卧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王能宝,身子突然抽动起来。他的肩膀一抽一抽的,好像在哭泣。 雷鹏飞再次把头伸过去看他的脸,他真的在哭泣,眼泪正淋漓地从他脸上挂下来。男儿有泪不轻掸啊,他肯定是遇到了什;

这时,一直侧卧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王能宝,身子突然抽动起来。他的肩膀一抽一抽的,好像在哭泣。

雷鹏飞再次把头伸过去看他的脸,他真的在哭泣,眼泪正淋漓地从他脸上挂下来。男儿有泪不轻掸啊,他肯定是遇到了什么痛心的事情。

雷鹏飞心里既内疚,又纠结,惊讶地说:“王能宝,你遇到什么事了?失恋了?还是?”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_三个人在一个床上做了

“我,上当了。”王能宝终于沙哑着喉咙,哭出了声。他哭得非常伤心,十分痛悔。

屋子里的人都惊呆了。

过了一会,雷鹏飞小声问:“王能宝,你上了什么当?跟我们说一下。看我们能不能,帮你想想办法。”

王能宝的姐姐赶紧去堂屋里,绞来一块热毛巾来,先是将他的身子掰过来,再给他擦脸,然后眼睛红红地说:“能宝,你怎么上当了?快给雷村长,还有郭书记说说,看他们能不能帮帮你?”

王能宝气息微弱地说:“我饿,肚子痛得,厉害。”

郭小茹连忙对他妈说:“王能宝妈,快去给他盛一碗饭来,还有菜吗?多盛些来,让他吃了再说。他都饿死了,家里有饭菜吗?”

“有,有。”他妈和姐赶紧去堂屋里的灶上盛饭。

饭是白米饭,菜却只有一碗青菜烧芋艿。她们端过来,然后扶他坐起来,将菜碗顿在一块木板上,放在他的床沿上。王能宝抖着手,端起饭碗就狼吞虎咽吃起来。

郭小茹说:“吃慢点,你肚子里是空的,吃得太快,会噎着的。”

王能宝饿坏了,一碗饭只几口就吃完了。他姐又给他盛来一碗,他吃完,拍着胸口和肚子,等舒服了一些,才慢声细气地说:“我把,村里发的,八千元钱,扶贫款,全部被骗子,骗走了。”

“啊?”屋子里所有人都惊讶地叫出声来。连他妈也惊骇地瞪大眼睛,脸色难看地盯着他,两手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雷鹏飞问:“怎么回事?被谁骗的?”

王能宝脸露羞怯之色,也很尴尬,犹豫了好一会,他才长长地叹息一声,说:“唉,说起来,真是丢人哪。可是,我也想不到,这报纸上公开登的广告,居然也骗人

屋子里的人都一眼不眨地盯着他。

王能宝说:“出于习惯,平时,我总是要买张报纸看看,主要是找征婚广告。那天,村里选举结束后,发扶贫款。妈让我去领,说这钱是给我娶媳妇用的。我就去孙会计那里领了钱。第二天一早,我去镇上,把8245元钱,都存进银行卡里。存好,我去镇上一个书报摊,买了一张报纸。”

说着,他指了指床头柜上的一张报纸,说:“就是这张报纸。”

雷鹏飞拿起来一看,是一张叫《婚姻文摘》的小报。他找下面的报社地址,是长津市的。报纸怎么会登虚假广告呢?雷鹏飞匆匆翻了翻,都是些文摘,没有看到广告。

王能宝说:“这张报纸的中缝里,登的全部是证婚广告。其中大部分是重庆,成都那边的,都说她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漂亮成熟少妇,是某香港富商的余孀,或者说是因为不孕,要找个身体健康的单身男人,生儿育女,再一起帮她打理家业。然后又说,只要双方见面,她看得中意,就给他打一百万元的创业基金,然后根据情况,再支持他创业,或者跟我一起打理富商留下来的家业,上面都留有手机号码。我想报纸上登的广告,还有真实的手机号码,总不会有假吧。既能找到漂亮的老婆,又能发财致富,谁不想啊?”

屋子的人都听得面面相觑。但谁也没有作声,听他说下去。

“看了这些征婚广告,心里很激动。”王能宝慢悠悠地说,越说越流利了,“我头脑里也就热烘烘地乱起来,我一边在街上走,一边想入非非。想着,想着,我就从几十条征婚广告中,选择了最漂亮条件最优越的那个女人,给她打电话。电话是通的,手机那头传来一个女人清脆的声音。我就更加激动,听上去这个女人很年轻,她的声音也很温柔。我跟她说了几句话,问了他几个问题,她说的情况跟报纸上登的一模一样。但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就提出用机手微信,跟她进行视频对话,她也同意了。一视频,天哪,她漂亮得像个明星,我完全相信了她,就被她迷住了。”

屋子里的人找凳子坐下来,兴趣高涨地听他说。

王能宝像讲故事一样,绘声绘色地说:“我激动得心怦怦直跳,我问她,那到哪里见面呢?她问,你在哪里?我说,我在江北市,农村的,比较穷。她说,穷没有关系,我可以帮你。你人我看长得还可以,我是满意的,但我父母亲不知怎么样。为了让你放心,我们到你那里来相亲吧。我好高兴,说,那太好了。”

雷鹏飞与郭小茹边听边暗送秋波。

“这个女人又温柔地说,王哥,为了表示你对我的诚意,你要把我过来的路费打给我。”王能宝继续讲他的征婚故事,“我问,要打多少钱呢?她说,我要带我妈和我爸一起来见你,等于相亲嘛。三个人从重庆乘飞机过来,要买就要买来回的机票。我的心提了起来,怕她狮子大大口,我的钱就不够了。她轻飘飘地说,你就打一万元钱吧,超出的部分我自己出。我想到昨天刚刚领到的八千元扶贫款,我原来有两千元积蓄,卡上正好有一万元钱,就答应了。我说你把银行卡号发给我。她说你加我微信,转到我支付宝账户里。她说她的手机号码,就是微信。我说我不知道,用微信怎么转账。他说你把银行卡绑上去,就可以转了。”

所有人都听得脸变黄,心揪紧。

“我完全被她迷住了,一点怀疑都没有。”王能宝边回忆边说,“我想马上要见到这么漂亮性感的一个美女,一个富婆,就激动得热血沸腾,头脑差点都要断路了。”

雷鹏飞和郭小茹都禁不住笑了起来。

“我什么也不想,挂了电话,就加她微信,然后我就躲在一个商店的屋檐下,往上面绑银行卡。我弄不来,还请教了旁边一个小青年。终于绑好银行卡,我就开始转账,一转,我银行卡里的一万元钱,就没有了。我急得连忙给她打电话,她也是接的。我问她收到钱了吗?她说收到了,我马上订机票,订好告诉你。”

王能宝脸上露出后悔不已的表情,让听的人也跟着他后悔和纠结。

他继续说:“打好钱,我回到家里,没敢跟妈说。等到下午两点钟,没有得到她的信息,我就憋不住,给她再打过去,手机里却传来你拔的号码已关机的声音。我的头轰地一声,就爆裂了。我呆在西屋里,许久没有反映过来。但我还不相信她会骗我,就耐心地等到晚上,我再打,还是关机。我在微信里招呼她,也是没有任何回音。晚上,我睡在床上,一个人又气又急,就偷偷哭了。第二天早上,我在被窝里再打,还是关机,我就知道上当了,就,唉。”

说到这里,他痛苦地垂下了头,像犯了罪一样,下巴抵到胸口上。

雷鹏飞气得胸脯一鼓一鼓的,他拿着报纸问王能宝:“是哪一条征婚广告?”

王能宝抬头指给他看。雷鹏飞拿出自己的手机,打这个号码,也是关机。

“王能宝,你遇到骗子了,但你也不要太急。”雷鹏飞果断地说,“对这件事,我想这样处理,一是你要吸取这次受骗上当的教训,不要再相信这些街头小报的征婚广告。二是要向重庆警方报案。三是可以起诉告这家报社。它就是再小,也是一个媒体单位嘛。登这样的虚假广告,报社也是有责任的。”

王能宝感激地看着雷鹏飞。

雷鹏飞又说:“报警和起诉的事,我们村里可以帮你。另外,韦主任,还有郭书记,你们要帮他留心一下,看没有合适的人?帮他作个媒。他已经三十岁了,在农村里确实是个大龄青年。实在不行,就等村里的厂办起来后,把他安排到厂里,再找对象,肯定会找得到的。不仅找得到,档次还可以高一些。”

大家都心情轻松地笑起来

王能宝充满希望地看着雷鹏飞和郭小茹,颤抖着嘴巴,说:“谢谢雷村长,谢谢郭书记,谢谢韦主任。今天,让你们跑一趟了,真是不好意思。我,真是好丢脸。”

“买个教训吧。”雷鹏飞又安慰了他几句,就带着郭小茹和韦芳芳回村委会。

开在路上的时候,雷鹏飞感慨地说:“这个王能宝,真的好可怜。唉,这都是贫穷惹的祸啊。我们真的要加快脱贫致富的步伐,不是光发几个扶贫款,就能解决问题的,要从根子上把他们从贫穷的苦海里救出来才行。”

郭小茹说:“没错,看了他和他家的样子,我心里也是很内疚。”

韦芳芳说:“我来帮他找找看,看村里有没有合适的人,应该给他介绍一个。”

郭小茹说:“不限我们村,其它地方都可以,离婚的小娘子也行的。”

韦芳芳说:“前桃村穷出名了,哪个姑娘肯嫁过来?”

郭小茹说:“虾对虾,蟹对蟹,不照样有人嫁过来的吗?只是嫁过来的人,档次低了一些而已。你看,不是长得难看的,就是离过婚的;不是飘眼的,就是瘸腿的。黄家小媳妇,周家二媳妇,哪个不是这样?这个道理,雷村长说得没错。”

雷鹏飞说:“还是抓紧先把厂办起来,再搞个观光农业项目,然后再上光伏项目,旅游项目。把人气搞旺,把村里搞富,再把人的素质提上去。村里男人的素质高了,娶回来的媳妇档次自然就高。”

回到村委会,有人来装有线电视和电话线,两块白底黑字的长木牌也已装了过来。孙小英见他们回来,马上走出来说:“雷村长,郭书记,你看这两块牌子挂在那里好?”

雷鹏飞走过去,指了两个位子,做的人就上去,用手枪钻打洞,再打钉子,把两块牌子挂上去。一挂,村委会就像模像样的,气派多了。

一会儿,电视机装好,电话机安好,村委会越来越像样了。电话分主机和分机,主机装在办事厅的接待台上,以后由接待员兼总机接话员负责。村干部办公桌上每人一个分机。郭小茹是一号分机,雷鹏飞二号分机,孙小英三号分机,韦芳芳四号分机,王能龙五号分机。

木牌装好,做的人来领钱,两块牌子总共三百元。孙小英走过来,看着郭小茹和雷鹏飞说:“以后,村里要完善财务制度,每张票据上都要签字,你们两人谁签?”

雷鹏飞懂事地看着郭小茹说:“郭书记签吧,她是一把手,应该由她签。”

郭小茹心里好高兴,心想他跟谢有财就是不同,以前村里没钱,没什么可签的,谢有财抢着签字权,紧紧抓住不放。村里有钱了,雷鹏飞又不要这个权。除了他懂事知礼外,也说明他没有私心,对权看得不重。他越是不要权,我越是要给他,就说:“还是雷村长签吧,这是行政上的事,应该由他签。村里的公章由我保管。这样分管,大家也由个制约。”

雷鹏飞觉得管好村的财务很重要,就不客气了,说:“好吧,我来签。我是村长,应该要管好村里的财务和经济账。”

他从孙小英手里接过单据,潇洒地在上面签上字。这是他第一次在报销凭证上签字,像征村里的权力真的交到他手上。

孙小英要到自己办公室里去付钱。雷鹏飞叫住他问:“这几天,账上有没有投标保证金打进来?”

孙小英说:“有,我忘了告诉你了,昨天收到一笔50万元的资金,是上海同凯设计院打来的。”

“好,开始有单位参加投标,为我们搞设计了。”雷鹏飞高兴地说,“到这个月底,我们就可以看到美丽乡村的建设方案。”

这时已是中午十二点钟。雷鹏飞赶紧回房东家吃饭。吃完饭他要去乡里办事,就把车子停在院门外的路边。

他走进院子,房东迎出来说:“你中饭吃好了吗?”

雷鹏飞说:“还没有,有饭吗?没有我去镇上吃。”

房东笑盈盈地说,“有,我以为你不回来吃,就吃了。饭和菜还是热的,我去给你盛。”

她袅娜着纤细的腰肢,去厨房间里盛饭。三个菜,一碗饭,她给他端过来,顿在饭桌上,说:“快吃,都是热的。”

雷鹏飞坐上去就吃。房东像饭店服务员一样,站在旁边看着他吃。雷鹏飞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正要抬头对她说,让她去休息,房东竟拉开另一边的长凳,坐上去,有些暧昧地看着他说:“小雷,昨天晚上,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雷鹏飞心里一惊,啊?她已经发现了?但他老口说:“在工地吃好晚饭,我就回来了。但昨晚我喝多了,今天就睡得晚了些。”为了转移她的视线,他紧接着问:“早晨,你很早就出去了?”

房东眯细眼睛看着他,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神秘兮兮地说:“昨天晚上,我起来上卫生间,见你车子在院子里,但人却不在屋子里,你到哪里去了?”

雷鹏飞又是一惊,脸上发热起来,反问:“你怎么知道我不在屋子里?”

房东说:“我来敲你门的。”

雷鹏飞疑惑地问:“昨天晚上,林小红没有来?”

房东说:“她来了一下,家里有事,就回去了。”

雷鹏飞心里好紧张,怎么回答她呢?昨天晚上,西屋的窗帘是拉上的吧?只要她没有看到屋里的情况,我就可以不承认。他极力镇静着自己,说:“我在屋里睡觉,睡得太沉,没有听到敲门声。”

房东更加惊心动魄地说:“但我去看了一下院门,没有从里面闩上。堂屋的门,也没有从销上。”

雷鹏飞承认说:“是我忘了销了,喝多酒了,就糊涂了,所以酒真的不能多喝。”

房东暧昧地笑了一下,问:“昨晚,郭书记也喝多了吧?”

雷鹏飞又是一愣,这就是做贼心虚啊。其实这句话是房东猜着问的,但雷鹏飞做了亏心事,就怕被人问了。房东从他的神色上看出了异常,便进一步试探说:“现在你跟郭书记,名正言顺是一对好搭档,你们可以说是郎才女貌,很般配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