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花核很甜^宝贝乖收紧点 别流出来

  • A+
所属分类:言情小说
摘要

女人被呂小蒙揉搓的已经是香汗淋漓,骨头估计也都酥软,赶紧说一声:“不要了!” 她要的不是这个,这个只能勾起她的那种火儿,但是不能最终解决问题的。 到头来却还是难受。   白雪梅这才正式介;

女人被呂小蒙揉搓的已经是香汗淋漓,骨头估计也都酥软,赶紧说一声:“不要了!”

她要的不是这个,这个只能勾起她的那种火儿,但是不能最终解决问题的。

到头来却还是难受。

 宝贝花核很甜^宝贝乖收紧点 别流出来

白雪梅这才正式介绍呂小蒙,说他是来支教的老师,暂时落脚在她屋里头。

然后对呂小蒙介绍那女人,说那女人是自己的远房弟媳妇,叫个刘月红。

呂小蒙脱口而出:“好名字!”

说着看她一眼,刘月红竟然是羞红了脸,颇有深意的也和他对视一眼,然后对白雪梅说:“姐姐你们继续玩,我就不打扰了。”

说着风摆烟柳一样扭屁股就走,留下一阵香风。

呂小蒙正陶醉呢,却是自己那儿突然被抓了一把,扭头一看,白雪梅正恨恨的目光盯在他脸上。

白雪梅冷哼一声脱口一声:“吃着碗里扒着锅里!”

话出口就觉得有点不对,这不是承认呂小蒙和自己已经有那么回事吗?

呂小蒙听了却是心脏一跳!

这句话恨恨的从白雪梅嘴里吐出来,说明她心里已经有他了!

而且,她明显是吃醋了呢!

于是赶紧说一声:“姐姐,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不信你剜出来我的心看看!”

白雪梅脸颊绯红,也是心脏突突的跳,娇嗔的看他一眼说:“我才不爱管你!”

看着呂小蒙端着下巴遐思千里的样子,又说一句:“是不是还在想刘月红?你是不是被勾了魂儿?”

呂小蒙赶紧说:“没有,没有啊!我是在想她的名字,刘月红,好!”

“一个名字有什么好的?”

呂小蒙说:“月月红,嘎嘎,好!”

白雪梅骂一声:“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呂小蒙嘿嘿的笑,白雪梅却问他一声:“喜欢吗?想不想和她来一腿?”

呂小蒙当然是心里想的很了,但是可不敢实话实说,只能说:“一点都不想,就想和姐姐……嘿嘿!”

“想死你!”

白雪梅又娇嗔骂一声,然后对呂小蒙说,刘月红是自己本家兄弟的媳妇,也是男人在外面打工,一年难得回来一回,那方面饥渴的很,然后揶揄的对他说:“她浪得很呢!迫切需要雨露滋润,你要是心里痒痒,我给你们拉线,让你过把瘾。”

呂小蒙把头摇的像个拨浪鼓:“别,别!”

白雪梅继续说:“月红的屁股和胸前的两个东西,都比我大,抱着弄一回舒服的紧呢!”

呂小蒙知道这是白雪梅在试探他,所以咬紧牙关强忍着说:“姐姐,你想把我往外推?”

白雪梅一巴掌就拍在呂小蒙的脑袋上说:“再敢对我轻薄,我,我……”

说着扭屁股到厨房去,一会儿之后对呂小蒙吆喝一声:“过来端菜!”

呂小蒙心脏又是猛一蹦!

这分明是媳妇喊叫自己男人的口气,一点也不外气了呀!

于是赶紧喜滋滋的走到厨房,把白雪梅做好的几个小菜都端出来,放在桌子上,白雪梅也解掉围裙出来,和他坐在一起说一声:“吃吧!”

呂小蒙也不客气,抓起筷子就拣自己喜欢的菜往嘴里塞。

他和白雪梅是坐的晚班车,半下午加上一个晚上,到清早到终点站,他好歹还在镇子上吃了一口,可是白雪梅好像没吃一口,但是看见他狼吞虎咽,白雪梅却不吃只管看他。

呂小蒙嬉笑一声:“姐姐,我吃东西的样子是不是很可爱?”

白雪梅骂一声:“可爱个狗屁!”

但是却把一筷子才夹到他跟前的小碗里,说一声,“像个饿死鬼!咹,你要不要喝一口?”

呂小蒙心里又是一喜:“还管喝酒?”

白雪梅也不理他,扭屁股出去到柜子那边,拿出来一瓶白酒,呂小蒙一看,瓶子上连个标签也没有,不知道是什么酒?

他也不问一句,反正不是毒药,抓起酒瓶子就给自己倒一杯,抿了一口后只咂嘴皮子。

绵软醇厚,入口甘美,入喉净爽,好酒呀好酒!

不由得衔住杯子,一口把剩下的一大口酒灌进喉咙。

白雪梅这才告诉他,这是她自己酿造的酒,杏湾村几乎家家都造酒,不过没有卖到外面去的,都是自己喝,然后对他说:“好喝你就多喝几杯。”

呂小蒙又喝一杯,然后对白雪梅说:“姐姐你也喝一口。”

白雪梅爽快的说一声:“好!”

然后取了杯子斟满和呂小蒙碰了一下,说一声:“干!”

竟然是一饮而尽!

草,女中豪杰呀!

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一瓶酒竟然是很快见底。

呂小蒙是有点酒量的,半瓶酒根本不算什么,但是看白雪梅,见她已经有点醉眼迷离,直愣愣的目光盯在他脸上。

呂小蒙笑一声:“姐姐,我是不是有点貌比潘安?”

说着就捂住自己脑袋,怕白雪梅的小巴掌再拍下来。

但是白雪梅却没有,而是一声不吭的继续看,看的呂小蒙都有点发毛了,站起来对她说一声:“姐姐你喝醉了,我扶你休息一会儿去。”

白雪梅含混不清的说一声:“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多的酒。”

呂小蒙也是吃惊不已,要知道白雪梅一杯都不比他少喝!

他知道这是白雪梅已经处在极度兴奋中,当然是因为他而兴奋。

别看她表面上凶巴巴的,但是她的眼睛出卖了她,呂小蒙知道白雪梅对他已经有点感情依靠了,这让他又是一阵莫名的兴奋。

白雪梅说着身体一软就要倒,呂小蒙急忙把她抱住,走到里间屋把她放在床上,正要起身出来,却是被白雪梅伸手勾住了脖子。

白雪梅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现在两只眸子上有许多小火苗在跳跃,渐渐连成一片,把让她的目光都带着灼热,烧的呂小蒙脸皮疼。

但是这燃烧的双眸上,忽然起了一层雾气,渐渐凝结成两点晶莹的泪花,顺着眼角流淌下来。

这女人,好像心里有许多苦,弄的呂小蒙心里也一阵难受。

呂小蒙赶紧伸手给她擦了一把,说声:“姐姐你怎么了?我又没有欺负你!”

白雪梅依然不说话,却把嘴唇撮起来对着他。

这个呂小蒙可是很明白的哦,她是要他亲她!

呂小蒙当然不会拒绝,忙把脑袋低下来,轻轻的咬了一下她的嘴唇,白雪梅早就把香舌等着迎接他了。

交缠在一起,呂小蒙就竭尽全力的深入进去,而白雪梅也不阻挡他,让他肆无忌惮的冲撞她,自己的身体却已经软成了一滩水。

呂小蒙轻轻的压在她身上,问她一声:“姐姐,好吗?”

白雪梅微微挣扎了一下,喃喃的说:“只许……不许得寸进尺!”

这时候的白雪梅,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一张脸蛋娇艳欲滴,而那双眼睛里的悲伤已经收起,代之的是两汪春水涟漪荡漾,让呂小蒙真是爱极了!

不由得就把手伸到她的衣服里,先是摸住了她胸前的两个东西,瞅一眼白雪梅也没有抗拒,只是微微哆嗦了一下,眼睛里却充满了期待。

呂小蒙胆儿肥壮了,把手干脆伸到她的内衣里。

白雪梅身体猛的一震!

呂小蒙却也是浑身一麻,轻轻的晃动着揉搓起来。

白雪梅哼咛一声,眸子上冒出来两团火,直直的瞪着呂小蒙。

呂小蒙微笑一下,说一声:“姐姐,可以吗?”

白雪梅没点头也没摇头,但呂小蒙却领会到她是默许了,于是轻轻的把她的胸衣挂钩解开,顿时白雪梅胸前的两团柔软,呼的一下跳出来。

呂小蒙只觉得口水哗啦啦的从嗓子眼窜上来,都来不及吞咽,已经到了嘴边,赶紧用手捂住嘴,暗自猛吞回去。

那两团东西实在是太诱惑了,让呂小蒙恍若梦中,浑身如被一股强大电流冲击,把脑子都冲击的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下意识的把脑袋低下去。

白雪梅身体一阵阵发抖,反手一下子把他紧紧抱住,张着樱桃小嘴一张一合的呼吸,像条搁浅在沙滩上的鱼。

好好的把玩一会儿后,呂小蒙悄然把手往下,顺着她平坦如锦的小腹滑下去……

白雪梅的身体像一条鱼儿一样挣扎翻滚,但却始终不松开抱住呂小蒙的手。

挣扎是假,却是那种海浪一样的冲击,把她一次又一次的抛起来,让她感觉不到自己,却眼睛看见自己在空中尽情的欢舞!

等到呂小蒙趁她心荡神驰魂儿飘飘时候,轻手轻脚把她的裙子拽下来,白雪梅忽然清醒,一下子把呂小蒙从自己的身体上推下来。

白雪梅艰涩的说一声:“不许!”

她的精神已经被他抽去了一点,让她在精神上想要对他依靠了,这就更不能轻易让他得手,那样他会玩腻了她,把她一脚踢开的。

这情况,是白雪梅最害怕的。

但是现在,她已经基本袒露在他眼里了,何况在路上他也已经看全了自己。

要看就看吧,要摸就摸吧,但是不许他突破自己的底线!

白雪梅下意识的打开呂小蒙的手,却是用自己的小手,捂住自己的要害。

但是她却把手指留了一道缝儿,心跳的厉害,又期待又害怕。

呂小蒙当即明白,白雪梅想要他做什么。

于是把手指伸进去,一下子就看见了她手下的风景。

这才是管中窥豹呢!

但是这样却更让呂小蒙兴奋不已!

头皮一阵一阵发麻,而白雪梅的两条大白腿也一弹一弹的,让呂小蒙的心脏也一弹一弹的狂跳,不过他并没有收手,而是把手再往前伸进去一点。

白雪梅浑身只觉得浑身肌肤一紧,情不自禁的叫唤一声:“啊!”

但是她并没有抓住呂小蒙的手甩掉,反而是更变本加厉。

“别!”

白雪梅叫唤一声,但明显的是在用自己的身体迎合他的手。

呂小蒙一笑,手下用了一点力,心想用自己的那个东西代替手指,她不定兴奋成什么样子呢!

而自己,是不是会舒爽的一下子死过去?

这样想着的时候,他的另一只手已经也放在她的大腿上,并且缓慢的分开她的脸两条丰腴的大白腿。

但是已经有点魂飞魄散的白雪莹,却突然惊醒了!

一下子打开他的手!

呂小蒙一声苦笑说:“姐姐,我就是看看。”

白雪梅恨恨的说:“你这仅仅是看看吗?”

又嗔怪他说:“在路上,不是让你看过了吗?”

呂小蒙说:“没有看清楚。”

“那你看,再也不许动手了!”

“是,是。”

这回他老实了,而白雪梅的手也已经拿开,双腿微微分开对他说:“看吧,叫你看个够!”

在路上他是看过她的身体,但是那时候她是撒尿中,怎么能看的明明白白?

而这时候,白雪梅就像一条美人鱼一样躺在他面前,身上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他眼睛里!

呂小蒙目光贪婪的又在她身上一遍又一遍的掠过,所有的细节都不放过,而且手也不闲着,看到哪里摸到哪里,把白雪梅摸的一条白色的美人鱼,跃动扭曲不已。

呂小蒙的理智也回归了,他刚才真的是忍不住想和她真的来一回。

但是现在他有点清醒了。

和白雪梅的想法一致的是,他也不想能轻易把她弄到手,这个他之前想过的,那样太没意思,而且他也怕自己轻易到手后,会不会好好的珍惜她。

他要慢慢的品尝她。

平心而论,在城里,他也没见过这样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女人,带着一种自然的清香,却又是美到毫巅几乎没有一点瑕疵,真是难得的很!

所以他才不想暴珍天物,那样不但自己得不到最大的快乐,也是对白雪梅的亵渎。

这样一想脑子很快冷静下来,对白雪梅说:“姐姐,就算我再对你馋涎欲滴,我也不会让你又丝毫遗憾的!”

呂小蒙说的含糊,但白雪梅却听懂了。

白雪梅说:“真想要我,就要一个心眼对我好!”

呂小蒙赶紧点点头:“我能做到的。”

“到一定时候我会给你的,但不是现在。”

呂小蒙把喉咙里的一团火,随着口水吞下去,叫了声:“姐姐!”

白雪梅说:“能对我做的,我都让你做了,但是那个……现在不行。”

呂小蒙说:“姐姐,我明白你的心。”

其实两个人沟通起来挺容易的,而呂小蒙确实也不是禽兽,这让白雪梅很欣慰。

于是她就说一声:“抱着姐姐睡一觉,我困了。”

说困了是真的,坐了一夜的车,在车上两个人又一路不安生,这时候何能不困。

但是白雪梅邀请他抱着自己睡,与其说是给他一个大奖励,倒不如说是让他又面临一次严峻考验!

要知道现在白雪梅几乎光溜溜,抱着睡不出意外才怪!

也许是白雪梅真的是考验他,说了一声后就翻了个身,面朝里睡着了。

草,还说睡就睡呀,还扯着轻轻的鼾声。

呂小蒙有心下床走去,但眼睛却离不开白雪梅的身体,何况她已经给自己福利了,不享受太可惜了!

小心翼翼的在她身边躺下,轻轻的把她抱在怀里。

因为白雪梅是脸朝里的,所以呂小蒙下面和她身体紧贴着。

而且,虽然他心里警告自己,不要和白雪梅挨的太紧,但是身体却做不到,不但更紧的贴住她,而且暗中把自己的东西拿出来……

这一来就不得了了!

不过,既然承诺了就要做到,不然白雪梅会看不起他的。

但是那一个雪白柔滑的屁股,确实让他忍不可忍!

下意识的往前顶了一下,白雪梅的屁股也跟着一收缩,把呂小蒙吓了一头汗。

但身体这时候由不得自己掌控了,呂小蒙迟疑一下,把自己又顶了上去。

这回白雪梅知觉了,反手抓住他的那个,不轻不重的握了一把,然后竟然是持续不断的动作起来。

呂小蒙知道这是她帮自己解决,脑子又兴奋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