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下拉开拉链含着|我就蹭蹭不进去,就两下

  • A+
所属分类:言情小说
摘要

入夜,村里虫鸣蛙叫,满天星斗。 张大头一个人出了自己的破屋,刚刚飞快扒了两碗剩饭,他就迫不及待地出门了。   想着这会儿王富贵应该已经出门了吧,他脚步轻灵地往小卖部走去,这夜路从小走到大;


Warning: preg_match_all(): Unknown modifier '�' in /www/wwwroot/caonima.com/wp-content/themes/begin/inc/inc.php on line 132

Warning: preg_match_all(): Unknown modifier '�' in /www/wwwroot/caonima.com/wp-content/themes/begin/inc/inc.php on line 133

入夜,村里虫鸣蛙叫,满天星斗。

张大头一个人出了自己的破屋,刚刚飞快扒了两碗剩饭,他就迫不及待地出门了。

 跪下拉开拉链含着|我就蹭蹭不进去,就两下

想着这会儿王富贵应该已经出门了吧,他脚步轻灵地往小卖部走去,这夜路从小走到大,不过今晚看起来虽然没有月光,可是看路却也是清得很,一点障碍也没有。

路过隔壁老王头家时,还能听到一阵细腻的娇喘声。

等走了过去,张大头才反应过来,顿时心头一阵火热。没想到老王头都一把年纪了,这刚入夜就玩儿起来,他不由想入非非。

到了小卖部的外边,张大头探头仔细听了一下,见没有动静。

当即壮着胆子喊了声“村长,村长在家吗?”

心里却是有些七上八下的,这万一王富贵真在家,说不得又要费一番口舌,今晚的好事儿,又要多磨啦。

好在,过了半响,也没有听到人回答。

他心里一下踏实了许多,当下装作平常的样子走进了小卖部,里边电灯亮着,却没有见到人。

张大头又喊了句“村长,婶儿?”

可是屋里静悄悄,还是没有回应,张大头这下可就有些急了。直接就往后边走去,刚刚转到后边,迎面就看到刘翠儿提着裙脚就从洗澡的地方出来。

“兔崽子,叫春呢你?”

只见她发际还有些湿润,脸上红通通又白又细腻,看起来就像能掐出水来的一样。那胸前更有两颗黑点顶起,还隐约还能看到一抹雪白。

张大头口水都要快吞不完了,连忙下意识问:“婶儿,村长呢?”

“他啊,在后边呢。”

这一句话,张大头就吓得心头一跳,眼睛连忙往四周望去。却是一下就装起老实来,然而扑嗤一声,刘翠儿就捂着嘴笑出声来。

随着笑声,她胸前那两团在裙子里荡来荡去,看起来就像是装满水的气球在里边翻滚着。

这婆娘,是在玩我!张大头一下就反应过来,顿时恼得一把伸手就按在她胸前。

入手柔软无骨,又滑又大,跟白天相比又是另外一翻感受。一股芳香扑鼻而来,她的身下还残留着香皂的味道,同时皮肤还湿润润的。

嘴唇儿还反着光,饱满而娇嫩,让人忍不住想吃上去。

张大头心里跟明镜也似的,”翠儿婶,你是想就在这儿办事,还是到里边去?“

说话的这功夫,他的两只手已经忙碌起来,一前一后将她给擒住。

刘翠儿颤声道:“要死啊,当然是里边,快点儿,咱可以玩久一点。”

张大头一听,这话在事,顿时心花怒放。

这一兴奋之下,直接一矮身,就将她扛在了肩膀上,就像是扛化肥一般把这软弱无骨的身子给扛进了里间。

两团高耸的圆弹就跷在他眼前,隔着裤子都能感受到那浑圆饱满之处肉感是有多厚。他心里一阵激荡,手老不客气地啪一下打在上面。

只打得那高耸之处一阵乱颤,入手之处充满弹性,让人根本停不下来。不由得,张大头手上不停,又是拍又是掐。

好不容易进了里边屋,张大头将她放了下来,刘翠儿刚才在他身上摸着他那后背,只感觉混身都是硬绑绑,皮实得很,还能看到他倒三角的肌肉。

只是单单这么一项,就将她心都快征服了,那王富贵早就年老色衰,这些年整天喝着小酒,身体都快跟老头儿也似的,可把她给气得。

如今跟张大头这一对比,心里就喜得跟吃了糖一般,她用手指了一下张大头的帐篷,指着它道:“今儿个可就要到你卖力了,千万不要让婶儿失望,不然就用剪刀把你给咔嚓了。”

看着她那咬着牙齿说话地表情,张大头不由联想起这画面来,不由打了个哆嗦。

这婆娘不会真这么狠吧?若是这样,自己不知真行不行啊。

虽然平时感觉石头都能捅穿,可是毕竟是头一回上战场,心里头没谱是正常的,他捂着前头胡思乱想,等下要怎么卖力伺候村长夫人。

刘翠儿却一把抓住他,直接往侧房拉去,这一进去他就顿时为之一愣。

这里只有一张不大的床,蚊帐是粉的,床单也是粉的,床头墙壁四周还贴着各种年轻明星的海报。

床上叠得整整齐齐,看样子很明显是王梅梅的房间,这婆娘居然带自己到她女儿房间来干这种事。

张大头脑海里立即就浮出现出王梅梅那张俏丽水灵的脸蛋来,心中不由得就是一荡,眼神不由有些好奇地打量起这个房间来。

这么多年来,他还是头一次进女孩子的闺房,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

还有一种异样的刺激感,这一切都来自身边的刘翠儿。她眼神落在张大头的脸上,“你这什么眼神,怎么?头一会进闺房啊?”

张大头连连点头,还真是头一回,这事不丢人。刘翠儿转身掀开蚊帐,将叠好的被子枕头什么的给搬到一边去。

她这一弯身,立即就将那后面那浑圆的蜜桃给跷了起来,张大头看人正着。刚刚在拍打时上下其手,他就已经知道,这婆娘里边可是真空,什么都没有穿。

这下一弯腰,雪白的大腿一下就露了出来,隐约还能看到两团雪白的丘岭。

张大头看得眼睛喷火,身子一挺,就不管不顾地戳了上去。

“哎哟,你个死犊子,这就等不及了!”刘翠儿正抱着一床被子,被他这么一挑,直接往旁边甩了一下肥屁股。

一股奇怪的刮擦感就从裤子传递过来,张大头恨不得立即就扑上去。

刘翠儿将被子一放,一只后就捂住了后边,“兔崽子,这么急,等下就让你受不了。”

“怎么会呢,你看看我这身子骨,比村长可要强太多吧。”张大头一听就不服气,全身一绷展示着自己的肌肉群。

这一绷,确实卖相十足,刘翠儿将他的上衣挑开,看着那倒三角的胸肌纹路,那肌肉群随着动作如流水一般滚动,只看得她是一阵喉头滚动。

她心下一皮,直接将胸口的裙子一拉,直接怼到张大头的胸口。

这一触之下,胸口一片滑腻之感,那感觉说不出来。

张大头心头一荡:“婶儿,你这是要在我胸口写字么。”

“是啊,我要把名字刻上去,以后你就属于我一个人的了。”刘翠儿接着声说道。

她这动作之下,张大头哪还受得了,连忙伸出手来把另外一只也拨了出来。随着两只彻底解放出来,眼前就是一片白光也似的。

两只白兔儿晃啊晃,让人眼都看直,张大头也是无师自通,就跟那幼儿一般,直接低下头咬下去。

“哎哟,酸死我了,别咬别咬。兔崽子,吃奶都不会么……再咬老娘就塞死你。”刘翠儿声音透着媚入骨的甜腻。

张大头哪里听得进去,两片嘴唇撕磨着,恨不得用力咬下一口来,嘴里还不断用力,想从里边吸出点什么来一般。

“等等……等等,等我把这裙子解开。”刘翠儿也是火烧火燎的,可是双手捧着他的脸在脸前磨蹭着。

张大头心想,就这裙子跟没穿也似的,也不碍事还折腾个什么劲,嘴里支支吾吾的,手里也没闲着,直接就从摸索着到裙底去。

“婶儿,这裙子不碍事的,若是等下村长回来,往下一放就行,多省事。”

刘翠儿本来也不坚定,一听他这么说,顿时一想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

“怎么,净玩球就行啦,你再怎么用力婶儿也没东西给你喝了呀……!”

张大头吸得滋溜儿响,啪地一下,刘翠儿一巴掌打在他背脊上,清脆清脆的,倍儿有劲,入手就让人感觉皮儿实。

可趴拉在胸前的犊子不见痛,只是嘟着嘴看。

刘翠儿这会儿也不说话了,心想:“这憨货就像个饿急了的娃儿,自己怕是得当回妈喽!”

当下用手一推将他脑袋拨到一边,转过了身去,张大头急忙伸手来,刘翠儿故意用腚使劲往后支开他。

呼哧呼哧!!张大头被她这么一作弄,那呼吸都粗了几分,两只手急忙张开揽住对方。

就像是生怕她跑了似的,身子用力之力直接就顶着刘翠儿双股的凹陷推到了床上,她双手支在竹席上。

张大头一巴掌就拍在她雪白的高腚儿上,他最喜欢这个样儿,就好像是小时候玩的骑马游戏,不过呢,这一跨可就坐马屁股上喽!

“婶儿,这墙上贴的都是谁啊,可真好看哩!”张大头在墙上四顾,可不是,一个个美得跟花一样的女明星,虽然叫不出名字,但是单看那海报就像有人看着自己一般。

刘翠儿被拍得白里透红,嘴里哼哼唧唧,闻言一瞅:“都是那妮子捣鼓的,谁知道呢。”

然而她眼睛不由扫到桌上的书,心里不由突地一下“这…这,这床是梅梅的,这妮子最爱干净,要不咱还是……”刘翠儿顿时一挺身就要起来。

她家的闺女将城里人的那套学个透,平素最爱干净,吃饭都要煮过筷子。就自己这泛滥成灾的模样,到时可别把这床都给淹了,那时候她一回来,那鼻子比狗鼻子还灵。

刘翠儿可是相当清楚自家闺女的敏感程度,她刚刚虽然把床单被子什么的都给叠好移一边去,可是现在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万一被现了什么,自己可要怎么回答。

这若是她直接跑去问王富贵,那场面想想就可怕。

“咋地了,她的床就不能睡人啦?”张大头不由怨道,“你这娘们凭的反复,要不去我家,想咋整都行。”

看这婆娘浪成这样都还能忍得住,显然在这家里还是让她顾忌重重啊,张大头想不想再生什么事端来。

“别别别!”刘翠儿一听头摇得跟那拨浪似的,这么晚她还出去,王富贵一回来铁定不见人肯定会疑神疑鬼。

村里没什么娱乐节目,男人还能找人喝喝小酒儿,女人只能早早上床。那些没酒喝的男人就只能早早上床,找自家婆娘玩儿去。

张大头把腰往后一抽,脱离了她那只巧手的束缚,“矫情哩,不想整了是吧。”

“整……整整,快……”

刘翠儿一见他那认真的表情,心里就是不由发慌,连忙又把裙子一撩弯腰俯下身去。

张大头虽然心都给摇得快要跳脱,可身体却故意装出一副不急不徐的模样儿,瞧这婆娘都这会儿了还在想那没的,凭得折腾人。

看老子不饿死你咧,张大头心中暗想,就是不动作。

然而此时刘翠儿却也没法再端架子了,这平常吃不上肉也就罢了,可这会儿一顿大餐硬是做了两三天,偏偏看得着吃不着,却哪里还能忍得住。

当场便服软求饶:“好大头!婶儿错了,你就饶了我吧…”

“啧!知道错了,那可不行,必须拿出点诚意来。”张大头看着刘翠儿摆出这副求饶的样儿,顿时觉得心里一阵得意。

 刘翠儿不由问道,“诚意,你想要啥诚意?

"娘,你在哪?"

外在陡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叫唤,可不正是王梅梅那丫头的声音。

张大头这一惊非同小可,他都还没回过神来,就见刘翠儿将裙子一放,看着一脸慌张的张大头。直接往床底一指,“快进去。”

张大头一呆,连忙提起裤子就往里边钻,可是鸡儿硬梆梆,这强行将一条巨龙塞回到那小笼子里。床底全是蜘蛛网,还有股儿陈旧的味道,把他给憋屈得。

这时刘翠儿,随手整理了身上,拨腿就往外边走去。

"在这儿呢,你咋回来了啊。"刘翠儿说着人就出了门口。

张大头扶着隐隐作痛的棒子,心想还是刘翠儿这婆娘想得周到啊,这裙子一放直接就了事。

这样的好事儿,也只有女人才能享受得到,张大头不得不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