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到了小缝,搞一下就出很多水

  • A+
所属分类:言情小说
摘要

大黄蜂把脑袋探出来以后,并没有继续往外爬,而是一动不动的盯着赵三斤,上颚像个小钳子似的,一开一合,似乎正在嚼东西,又似乎在和赵三斤说话。 当然,赵三斤听不懂“蜂语”,纯粹是臆测。 “你个小东西,快;

大黄蜂把脑袋探出来以后,并没有继续往外爬,而是一动不动的盯着赵三斤,上颚像个小钳子似的,一开一合,似乎正在嚼东西,又似乎在和赵三斤说话。

当然,赵三斤听不懂“蜂语”,纯粹是臆测。

“你个小东西,快出来!”赵三斤回过神,破口骂了一声,弯腰就要去捡炼妖壶。

嗡的一声!

 摸到了小缝,搞一下就出很多水

大黄蜂倒是挺聪明的,一看赵三斤过来,它立马从炼妖壶里面钻出来,振动翅膀,瞬间就飞了起来,只不过,它没有迅速离开,而是绕着赵三斤飞来飞去,时而远,时而近,甚至还贴着赵三斤的脖子和脸绕了两圈。

赵三斤被大黄蜂的嗡嗡声闹得心烦,捡起炼妖壶以后,他大手一挥,骂道:“滚的远远的,信不信我一巴掌拍死你?”

大黄蜂避开赵三斤的巴掌,像是被激怒了,突然飞到赵三斤眼前,趴在他右边的眼角处,二话不说,照着他的太阳穴就狠狠蜇了那么一下。

“靠!”赵三斤只觉得太阳穴上先是一痒,紧接着便传来一阵刺骨般的疼痛,几乎是下意识的,他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怒道:“你他妈敢蜇我?找死!”

赵三斤的反应很快,而大黄蜂的动作也不慢,蜇完就跑,等到赵三斤的巴掌呼啸而来的时候,它已经飞到半米之外的空中,远远的盯着赵三斤自己打自己的脸。

那刺耳的嗡嗡声,犹如无情的嘲笑。

赵三斤那个汗啊,他堂堂一个七尺男儿,这几年在部队里把八块腹肌和人鱼线都给练出来了,平时打倒七八个小地痞像玩儿似的,没想到今天居然让一只大黄蜂给欺负了!

这口恶气怎么咽得下去?赵三斤把炼妖壶随手往地上一扔,一只手捂着太阳穴,另一只手抡起双肩包就朝半空中的大黄蜂猛砸过去,边砸边骂道:“你他妈有种别跑,看我不把你这小畜生拍成一幅画贴在墙头上……”

场面很滑稽。

赵三斤追着大黄蜂砸了半天,自己累得气喘如牛,却依然没能伤到大黄蜂分毫。

那只大黄蜂很任性,明知道赵三斤想要它的命,它躲来躲去,偏偏不飞离现场,自始至终都在围绕着爷爷的坟茔来回打转。

扑腾!

体力耗尽,赵三斤一屁股蹲坐在杂草丛中,抹了把额头的恶汗,大口喘着粗气,咬牙切齿道:“小畜生,真有你的,你给我等着,我……哎呀我靠!”

赵三斤的骂声未落,大黄蜂抓住机会,突然俯冲过来,照着他左边的太阳穴又狠狠蜇了一下,和上次一样,蜇完就跑,根本不给他反击的机会。

而和上次不一样的是,两边的太阳穴全部被蜇伤,除了刺骨的痛疼以外,赵三斤脑子里嗡的一声炸响,不知为何,意识瞬间就变得有些模糊起来,那种突如其来的感觉,就像是挨了一记麻醉枪。

“乖乖,这只大黄蜂该不会有毒吧?”赵三斤下意识想道。

来不及采取任何反制措施和自救手段,赵三斤双手捂着两边的太阳穴,使劲晃了晃脑袋,试图让自己尽快清醒过来,可是不晃还好,他这么一晃,本来就有些迷糊的脑袋像是一潭死水突然被搅浑了,更加头疼欲裂。

“完蛋了!”

赵三斤痛呼一声,意识到大事不妙,挣扎着站起身,而那双粗壮的大腿此刻就像是两个豆腐块儿一样,软绵绵的,一阵酸麻,根本撑不起他那接近一百六十斤的虎躯。

扑腾!

刚抬起右脚,左脚就是一崴,整个人失去重心,一头栽倒在排水沟里,摔了个狗啃屎。

“尼玛的,看来今天不是啥好日子啊,接连两次往排水沟里栽……”杂草和泥土沾了一身,赵三斤疼的呲牙咧嘴,额头直冒冷汗,暗道:“在部队呆了那么久,参加那么多次任务都有惊无险,安然无恙,如果被一只大黄蜂给干掉了,岂不让人笑掉大牙?再说,哥长这么大,还没尝过女人是啥滋味儿呢!”

想到林青青,赵三斤心里更加不甘,该死的大黄蜂,明天再蜇也行啊。

就在这时,嗡嗡声在耳边响起,那只大黄蜂慢悠悠的飞了过来,挑衅似的在赵三斤眼前绕了几圈,然后缓缓停在旁边的炼妖壶上,蜂屁股往上一翘,对准壶口又钻了进去。

“畜生就是畜生,明显的智商欠费……”赵三斤见状大喜,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探手抓住炼妖壶往旁边一翻,让壶口贴在地面上,彻底堵死了大黄蜂的出路,骂道:“敢蜇我?老子憋死你!”

骂声刚落,赵三斤眼皮一翻,紧接着双腿一蹬,昏厥在排水沟里……

昏迷中,赵三斤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而在梦里,他见到了爷爷,爷爷盘着双腿,端坐在十几米高的虚空之中,伸手捋着颏下的五柳长须,正低头盯着他颔首微笑,那怡然自得的样子,像极了电视剧里那些羽化登仙的神佛。

“爷爷,真的是你?”赵三斤一愣。

爷爷似乎听不到赵三斤的声音,只是对着他微笑,却缄口不语。

赵三斤腾的站起身,一蹦三丈高,试图伸手去抓爷爷的双腿,可是十几米的高度,他蹦跶半天,连爷爷的脚趾头都碰不到。

“爷爷,我是三斤,你的孙子赵三斤啊!”赵三斤急了,像个三岁的小孩子似的,一边蹦哒,一边扯开了嗓门儿大声哭喊。

爷爷低头看着赵三斤的一举一动,偏偏无动于衷,片刻后,他的双眼一眨,顿时便有两道精光从眸子里爆射出来,一左一右,瞬间打入赵三斤两边的太阳穴。

“啊呀!”

赵三斤惨呼一声,就像昏迷前被大黄蜂蜇到一样,脑袋一阵刺痛,猛然醒了过来……

……

睁开眼睛,赵三斤感觉双眼酸涩,浑身乏力,仿佛大病初愈一般,整个人疲惫不堪,他揉着眼睛坐起身,才惊讶的发现,此时落日西斜,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昏迷了一下午?见鬼!”赵三斤瘫坐在排水沟里,脑子里不断浮现出刚才的梦境,好半天才回过神,郁闷道:“爷爷也真是的,既然给我托梦,又一个劲儿的傻笑,什么也不说。”

原地休息片刻,赵三斤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太阳穴,发现被大黄蜂蜇伤以后,太阳穴上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甚至揉起来没有一丝痛意,就像从来没有被蜇伤过一样。

“怎么回事?”

赵三斤想不通,如果那只大黄蜂有毒,怎么会蜇完以后毫发无损?反之,如果那只大黄蜂没毒,又怎么能让自己昏迷了整整一下午?

低头看到地上的炼妖壶,赵三斤弯腰把它捡了起来,心说那只大黄蜂在里面困了一下午,就算憋,也应该被憋死了吧?

想到这,赵三斤得意一笑,对准炼妖壶的壶口,眯起眼睛朝里面打量。

可奇怪的是,炼妖壶中和以前一样,空空如也,根本看不到那只大黄蜂的尸体。

“跑了?”

赵三斤眉头微皱,把壶口朝下,凌空晃了半天,没能晃出什么东西,他又把炼妖壶放在耳边晃了晃,结果听不到任何声音。

可以肯定的是,大黄蜂确实跑了。

不可能呀!

赵三斤仔细看了一下刚才炼妖壶所在的位置,那里还残留着被炼妖壶碾压出来的痕迹,壶口被堵得死死的,别说那么大个头的黄蜂,就算是一只蚊子,也休想神不知、鬼不觉的从里面钻出来。

“怪事天天有,今天好像特别多……”赵三斤拿着炼妖壶琢磨半天,却百思不得其解,摇头叹了口气,索性不再去想大黄蜂的事,重新跪好给爷爷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站起身,拍掉身上的杂草和泥土,脚底一蹬跳出排水沟,大步朝着清水村的方向走去。

赵三斤虽然昏迷了一下午,可是林青青临走前留下的那句话,他却记得一清二楚,现在天都黑了,月上柳梢头,正是人约黄昏后的好时候。

不过,大晚上的,扛着双肩包去找林青青似乎不太合适,于是赵三斤回到清水村以后,先是拐弯回了趟家。

所谓家,其实就是一个七十多平米的小院子,院子里盖着三间砖瓦房,以前赵三斤和爷爷相依为命,生活条件虽然不怎么好,可是爷孙俩呆在一起,并不冷清。

而现在倒好,爷爷过世,只剩下赵三斤一个人。

“得赶紧找个伴儿才行!”路上,赵三斤越想越是觉得,必须尽快把林青青娶进门,要不然,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家,晚上躺在冷冰冰的被窝里,连个说话解闷的人都没有,岂不要寂寞死?

想到这,赵三斤不由加快了脚步……

到了自家的院子门口,赵三斤立刻就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大门没有上锁,半开着,而且堂屋里竟然亮着灯,灯光透过堂屋的窗户和门照射出来,照亮了大半个院子。

“屋里有人?”赵三斤愣了一下,下意识想道:“难道是刘婶?”

这几年都是刘翠蛾在帮忙照顾爷爷,刘翠蛾知道赵三斤今天回来,她有大门和堂屋的钥匙,提前过来帮赵三斤收拾房间也并不奇怪。

“刘……”赵三斤推门走到院子里,正要喊,可是嘴巴张开,“婶”字还没喊出口,看到窗户上那个被灯光映射出来的模糊身影时,他再一次愣住了。

堂屋里确实有人,而且是个女人,但绝对不是刘翠蛾。

刘翠蛾属于那种微胖型的中年妇女,碍于年龄的原因,头发一直盘在脑后,可是堂屋里这个女人的身材十分纤细,并且长发披肩,除了身高和刘翠蛾差不多以外,别的都相差甚远。

乍一瞧,倒是有点儿像林青青。

“难道青青见我一直没去,等不及了,所以亲自跑上门,要在这里跟我……”赵三斤回过神,脑海里立刻就浮现出一些神奇的画面,咧嘴一笑,忍不住有些激动。

跑回去关上大门,并且把门锁挂在锁鼻子上,防止等一下和林青青办正事的时候被人打扰,随后,赵三斤才迫不及待的冲进堂屋。

为了这一天,赵三斤等了好几年,现在机会终于来了,他哪里还能淡定?回想起下午在爷爷坟前和林青青的那深深一吻,他体内积蓄已久的雄性荷尔蒙更是疯狂滋长,冲进堂屋以后,随手把双肩包往旁边一丢,扭头看了眼站在窗户前面的窈窕身影,几步走过去,不等那个女人回头,展开双臂就是一个结结实实的熊抱,从后面把那个女人紧紧搂在怀里,嘴里哈着热气,激动道:“青青,我来了……”

“啊呀!”

几乎就在赵三斤抱住那个女人的同一个刹那,赵三斤感觉到那个女人的身体猛地一颤,紧接着就是一声刺耳的尖叫。

声音很熟悉,但……不是林青青。

赵三斤耳根子一动,脑子像是断了片儿,瞬间一片空白,整个人都懵逼了。

抱错人了?

怀里的女人挣扎着掰开赵三斤紧紧搂在她腰间的胳膊,趁着赵三斤愣神,很快就挣脱出去,破口骂道:“你这流氓!混蛋!竟然敢占本小姐的便宜,我……兵哥哥,是你?”

骂到一半的时候,那个女人扭头看到赵三斤,骂声顿时戛然而止。

“阿娇,你怎么……”

赵三斤做梦也没有想到,柳娇娇竟然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他家,而且,柳娇娇身上穿的那件红色尼子衣,是赵三斤去部队之前专门给林青青买的,花了三百多块钱呢。

要不然,赵三斤也不会只看一眼背影,就认定站在他眼前的是林青青。

两个人面对面,瞪大眼睛,张大嘴巴,对视了十秒钟。

十秒钟以后,赵三斤咳嗽一声,尴尬道:“阿娇,我刚才不是故意的,我还以为……”

“兵哥哥,这么说你是把我当成青青姐了?”柳娇娇的俏脸升起一抹绯红之色,眉尖一挑,似乎明白了什么。

“青青姐?”赵三斤皱了皱眉,心说,柳娇娇什么时候和林青青这么熟了?

“对呀。”柳娇娇笑道:“你和青青姐的事我都听说了,而且,刚才吃饭的时候,我专门告诉林村长,让他不要再破坏你和青青姐的感情!”

柳娇娇倒是善解人意,不过,林德才是什么样的货色,赵三斤心里一清二楚,他爱财如命,说顶个屁用?只有往他身上砸钱,才能堵住他那张贪吃蛇一样的嘴巴。

“阿娇,你还小,感情的事你不懂……”赵三斤苦笑道,柳娇娇投胎投的好,是城里的千金大小姐,打小在蜜罐子里长大,不愁吃喝,再加上年纪还小,自然不能理解在清水村的这些劳苦大众眼里,钱究竟是个什么概念。

一听这话,柳娇娇不乐意了,她双手叉腰,把鼓荡荡的小胸脯往前一挺,撅起嘴巴忿忿不平道:“我哪里小了?上个月,我刚过完十八岁生日,现在都是成年人了!”

赵三斤暗汗,低头在柳娇娇挺起的小胸脯上面扫了两眼,心说十八岁又怎么样?发育的还是不够完善,胸没有你姐的大,也没有青青的大……

“兵哥哥和青青姐几年没见,肯定想她了吧?你刚才抱我的时候,抱的可紧了。”柳娇娇哪壶不开提哪壶,让赵三斤有些奇怪的是,看到抱她的人是赵三斤以后,小姑娘眉宇之间的愤怒之色顷刻间就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居然是一种怀椿少女般的娇涩和羞赧。

这丫头脑子里胡思乱想什么呢?

赵三斤赶紧转移话题道:“阿娇,你姐呢?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姐在村委会和林村长他们商量承包你们村土地的事情呢,我搭不上话,一个人闲着无聊,就过来找兵哥哥了呗,隔壁的刘婶有你们家的钥匙,她让我在这里等你。”

“哦。”

赵三斤点了点头,顿时就有些后悔,早知道这样,刚才就拎着双肩包直接去找林青青了,现在倒好,刚进家门就被柳娇娇给赖上了,该怎么脱身啊?

要知道,林青青还在家里等着赵三斤去做一些很有意义的事呢……

“阿娇,这大晚上的,我们孤男寡女呆在这里好像……好像不太方便,要不……”赵三斤略微犹豫一下,试图劝说柳娇娇赶紧回去。

“有什么不方便的?”而柳娇娇的性格开朗,全然不在乎,大方道:“我一个姑娘家家的都没说什么,兵哥哥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

赵三斤张了张嘴,竟无言以对。

柳娇娇挑眉道:“难道兵哥哥担心青青姐知道了以后会吃醋?”

谁说不是呢,下午刚进村的时候,赵三斤只不过搀扶了一下受伤的柳盈盈,就造成了林青青的误会,何况那是在白天,光天化日众目睽睽,而现在……

“也不是。”赵三斤笑了笑,口是心非道:“你看这里家徒四壁,怪寒碜的,连口能喝的热水都没有,也没啥好玩的……”

“兵哥哥教我摸脚治病的方法怎么样?”赵三斤的话刚说到一半,柳娇娇突然打断他,伸手指着挂在正堂墙壁的两幅画,问道:“兵哥哥摸脚治病的手艺就是照着这上面学的吧?我刚才仔细研究了半天,根本看不明白。”

抬头看到那两幅画,赵三斤的脸都红了。

那两幅画并排挂在墙壁上,确实是以前赵三斤修习《摸骨诀》的时候拿来用的,只不过,其中一张画的是个男人,另一张画的是个女人,两个人身上全都是光秃秃的,没有任何衣物遮掩,浑身上下都是黑色的小点,旁边标注着那些穴位的名称,赵三斤以前几乎每天都会看,倒是觉得没什么,可是现在大半夜的,让他和柳娇娇这样一个刚成年的小姑娘研究这些东西,似乎不太合适吧?

“阿娇,摸骨治病这门手艺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学会的,你如果想学的话,以后有时间我可以慢慢教你,但是现在……咳,我们还是聊点儿别的吧?”赵三斤敷衍道。

殊不知,赵三斤其实是想把《摸骨诀》传授给林青青的。

林青青高中毕业以后去读的卫校,现在在镇医院上班,是个小护士,护士和专业的医生虽然不能相提并论,但是基本的医学常识她都懂,所以学起来上手更快。

最重要的是,《摸骨诀》和一般的医术不一样,学的过程中除了需要记住那些穴道的具体位置和相关功效以外,还要活学活用,勤加练习,而练习的方式就是找个人,在他身上摸来摸去,只有摸的多了,才能熟中生巧。

林青青和赵三斤两情相悦,往后是要结婚生娃、在一起搭伴过日子的,夫妻之间摸来摸去的很正常,还能增加生活的情调,可是柳娇娇就不一样了,让她学,那到时候让她摸谁去?总不能让赵三斤扒了衣服让她动手乱摸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