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胀的分身得不到释放|可以插着相拥入睡

  • A+
所属分类:言情小说
摘要

这个男人,真的让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甚至单是看着他都觉得安全感爆棚,因而她也低下了头,不过精致的小脸蛋儿上魅红更盛了。 她边解扣子,边羞羞的说道:“我偷偷看过一点视频,好像也可以用这里帮你解;


Warning: preg_match_all(): Unknown modifier '�' in /www/wwwroot/caonima.com/wp-content/themes/begin/inc/inc.php on line 132

Warning: preg_match_all(): Unknown modifier '�' in /www/wwwroot/caonima.com/wp-content/themes/begin/inc/inc.php on line 133

这个男人,真的让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甚至单是看着他都觉得安全感爆棚,因而她也低下了头,不过精致的小脸蛋儿上魅红更盛了。

她边解扣子,边羞羞的说道:“我偷偷看过一点视频,好像也可以用这里帮你解决。你上来吧,你站在床上,我帮你弄一下。”

老张喜出望外,没想到一时善意丢了颗芝麻,却捡回来颗大西瓜,还让刘楚楚惦记上了他的好,这可真是意外的大收获了。

望着慢慢脱离刘楚楚胸前的衣衫,望着那件渐渐被解开的肉色蝴蝶花纹的文胸脱离,老张兴奋了,一蹦三尺高来到床上,任凭脸色羞红的刘楚楚跪在他身前。

 肿胀的分身得不到释放|可以插着相拥入睡

那一双俏然白皙的小手,渐渐聚拢向身前,然后移动到了老张的身下……

早上的时候老张就在顾芳菲那憋的厉害,弄了好久也没完事,下午又被刘楚楚这么一通诱惑,他已经不行不行的了。

所以在刘楚楚那享受了十几分钟后,他终于忍不住了,爱的潮水瞬间倾泻。

这个时候的刘楚楚,只感觉到老张身子颤抖的厉害,也不知道怎么了。

正张开嘴巴好奇的想要询问呢,结果一股股的暖流就冲击进嘴中,直把她打懵了。

那火热的东西烫着她性感的小嘴,粉嫩的香舌,更有怪异的味道刺激的味蕾……

当她彻底醒悟过来是怎么回事后,诱人唇瓣上也已经沾染了那种东西。

她当时就羞疯了,捂着嘴巴光着上身赶紧往卫生间跑。

可就在刚刚跑进卫生间时,始终张着嘴巴的她感觉有唾液顺流,她赶紧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吞完后迅速趴在马桶上,然后她才傻乎乎的意识到,没了——

“我的天,刘楚楚,你到底干了什么,你怎么把那种东西吞下去了,你……”

刘楚楚羞到要死要活的,真想把脑袋闷进马桶里面,把自己活活憋死得了。

老张拿床上的文胸将身下擦干净后,来到了刘楚楚的身旁,轻轻拍打她后背。

“楚楚,没什么的,你要是实在觉得羞人就换个角度想想。昨天在医院的时候,我不是也把你的吃了么,那么多粘乎乎的呢!”

老张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刘楚楚更羞到不行。

她怎么觉得,自己明明想要跟老张保持最终的底线距离,可离那条底线却越来越近了呢……

下午的时候,在老张的坚持下,刘楚楚陪他去了公园。

倒不是老张还有什么花花心思,就是单纯的想着多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不得不说,刘楚楚在公园里走了会儿后,心情越来越好了。而老张一些荤素不忌的笑话,她也不会显得那么娇羞,甚至觉得跟老张在一起散步,真的挺轻松。

“楚楚,再给你说个。有新婚小两口去外地旅游,赶上大雨天实在没地方去就近去了教堂。教堂里只有一个神父,神父好心的收留了他们,但是只有一张上下叠床。神父睡下面,小两口睡在上面。”

“等到半夜的时候,神父突然被晃动醒了,他感觉好像地震,于是就赶紧睁开眼睛招呼床上的小两口。你猜,他招呼小两口的时候看到了什么?”

面对老张的荤话段子,刘楚楚只背着小手羞笑,也不作任何回答。

但这并不耽误老张的继续,他继续讲道:“神父看到小两口在干那事,觉得挺不尊重他的,于是就质问他们,你们小两口在干什么呢?小两口回答说,我们刚才上了一趟天堂。”

“小两口的回答让神父很是无语,实在不好批评些什么。但他又不甘心就这样不尊重,于是小两口完事后不多会儿,又有晃动传来,惊醒了小两口。他们好奇的问,神父你做什么呢?神父气呼呼的回答,怎么,我自己上趟天堂不允许吗?!”

刘楚楚当时就笑崩了,忍都忍不住,直至笑的小腹都感觉有些痛。

望着夕阳下笑到花枝乱颤的刘楚楚,老张满心喜欢,觉得这个姑娘真好。要是能够拥有她一辈子,那该多好啊!

但这事他终究也只是幻想下,根本不敢往真了去想,连他自己都觉得不现实。

下午从公园离开后,晚上刘楚楚请老张吃了饭,表达对他的谢意。

老张也没客气,成功跟刘楚楚吃了个酣畅淋漓。

骑着电动车回到住处后,刘楚楚从车后座下来,然后站在门前有些尴尬。

礼貌上来说她觉得该让老张进去坐坐,可真要进去她又怕还得发生什么。要知道,下午老张弄的她,现在那里隐隐还有些感觉呢,她真怕自己受不了那种感觉。

不过就在她犹豫的时候,老张主动开口了,“楚楚,我先回了,你好好休息。”

话留下,老张扭动车把就离开了,让站在门口的刘楚楚有些不知所措。

她担心老张会跟她发生些什么,可事实上老张只是单纯的护送她回家。这种小小的误解,让她有些心有愧疚。可愧疚之余,她又觉得如果老张能留下来陪着她,似乎也不是件坏事,跟老张在一起的时间也挺开心的。

前提是,再也不要做和那种事情有关的事儿了,她真怕自己忍不住的想要……

回到机场后,老张洗漱过后躺了会儿,晚上九点的时候正式接班。

又是新的一天工作开始了,开着他的牵引车,等候着即将降落的飞机。

这个时候,对讲机里突然传来调度室的吩咐声,说是十点落地的航班因为意外返航了,所以今晚他只需要接九点十分那一个航班就行,再有就是凌晨3点的活了。

这倒是个轻松的好消息,干完活可以回去睡一觉再来。

美滋滋的抽着烟,不多会儿的工夫,调度室通知有飞机降落,让他做好准备。

其实也没什么可准备的,主要就是提醒他别离岗而已。要知道飞机降落后需要在下完乘客后迅速牵引到别的地方,留备跑道给其余飞机降落。万一他这个牵引车司机关键时刻掉链子,那会影响后续飞机降落的,这可是个大问题。

去年有个新闻降落的飞机给起飞的飞机差点亲嘴儿,就是因为牵引车司机酒后稀里糊涂的,把起飞的飞机给拖错了跑道,差点酿成大祸。

老张掐灭烟头等候了一会儿,飞机降落,乘客离开十分钟后,乘务组也下来了。

最后一个下机的不是别人,正是执行乘务刚刚归来的乘务长,顾芳菲。

拖动飞机入库后,老张迫不及待的就赶去了顾芳菲那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