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停 用点力 快点啊,浊白浓浆灌入小腹鼓起

  • A+
所属分类:言情小说
摘要

“我们分手吧!” 某间豪华客厅,男人倨傲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女人,冰冷而英俊的面孔上夹杂着嗜血般的残佞。 明亮的灯光照在女人的脸上,却仍旧掩饰不住那原本应该是兴奋,而此刻却带着丝丝惊讶表情。 &nb;

“我们分手吧!”

某间豪华客厅,男人倨傲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女人,冰冷而英俊的面孔上夹杂着嗜血般的残佞。

明亮的灯光照在女人的脸上,却仍旧掩饰不住那原本应该是兴奋,而此刻却带着丝丝惊讶表情。

 别停 用点力 快点啊,浊白浓浆灌入小腹鼓起

她瞪大了瞳孔,嘴巴微微张开,想说什么,又好像受到了某种沉重的打击。

男人再次垂眸看她,这次,他的目光不但残忍,反而还带着几许嘲弄,弯起唇瓣轻笑道:“想知道原因?”

“今天是七夕,我以为………”女人仿佛极力抑制着胸口的痛意,轻咬贝齿,声音中抖出几丝哽咽。

对方冷笑,轻哼一声,“七夕又怎样,并不能阻止我甩掉你的决心。”

说着,他拿过放在一边的牛皮纸袋丢到她面前,“里面是这栋房子的房契和一张一千万的支票,当做是予你的分手费。”

女人没有去看那个牛皮纸袋,而是紧紧捏着自己的衣襟,脸色苍白无比。

男人眼底瞬间闪过一抹心疼,但随即,他很快又恢复一脸的无所谓。

“有些感情游戏就是这样,玩到一定时候,就到了放弃的时间,茉儿,大家都是成年人,我希望你能………玩得起。”

女人慢慢起身,双眼直直望进男人深邃漆黑的双眸中,眼前的这张年轻而英俊的男人,与自己朝夕相处了整整两年。

她们曾有过欢笑有过浪漫,午夜时分会肩靠肩的坐在海边,只为等待凌晨的日初。

他会在她生病的时候夜不成眠,还会亲吻她的额头直喊宝贝一定要快点好起来。

他会在每个节日送她精心准备的礼物,还会突然把她拉到他的怀中,什么都不说,只是静静搂着她。

✡今天,是她们相识相恋整整两年的日子,也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七夕。

✡她以为感情浓到一家程度的时候,下一步的旅程就是婚姻,她甚至在好多天前就盼望着今天的到来,而且………她还有一个惊喜想要送予他。

✡只等七夕!

可是,当他跨进两人同居了将近两年的房子时,却无情的抛予她一句,“我们分手吧。”

只因为他觉得,感情游戏玩到一定时间,就到了结束的时候。

她很想哭,更觉得这就像是上天和自己玩的一个恶作剧。

✡静谥的空间,只能听到厅内的落地大钟发出嗒嗒的声音。

✡男人一改往日对自己的温柔,取而代之的,是一副骇人的清冷。

她突然笑,笑得有些漫不经心,再次抬眸,眼中仿佛已经不再感染伤感,“好吧,分手就分手,其实分手………也没什么大不了。”

丢下这句话,转身,女人向楼梯处走去,留下一抹孤傲的背影,以及男人那一瞬间的解脱………

黑色的豪华宾士车行驶在路间,深褐色的车窗外,所有的景色都如同过眼云烟般在眼底飞逝而过。

✡祁天澈无声无息的倚在后座的窗旁,眼神迷离的望着窗外,时间过得真快。

✡当他蓦地回过神时,才注意到周围的一切并非是他已经熟悉了整整两年的路。

✡“成翌,去我以前住过的公寓。”

✡前面正在开车的年轻男子微微挑眉,“不回别墅吗?你的身体才刚刚………”

“先去公寓。”他允自下达着不容人反抗的命令。

成翌微微颔首,并将车子调头转向另一个方向,没多久,黑色房车停在一处豪华的高级住宅区,这栋豪华住宅的顶两层,是祁天澈曾经的爱巢,也是被他归类为家的地方。

✡他缓缓走下车,踏进公寓的电梯,随着数字的上升,他的心也在跟着紧张,没想到才两个月不见,竟然对她产生那么浓的思念。

✡茉儿………

他忍不住暗暗捏紧双拳,并在心底呼唤着这个名字,会等我吗?

当电梯的数字指向他所熟悉的楼层时,他本能的掏出钥匙,这枚钥匙是他们分开之后,自己唯一拿走的东西,也是唯一让他放不下的牵挂。

✡打开大门,闯进眼内的是一片安静。

✡室内的摆设未变,家俱未变,就连放在桌子上的那个牛皮纸袋的位置都没变。

他的心蓦然一紧,赶忙走过去,打开牛皮纸袋,里面的房契和那张一千万的支票完好无缺的躺在里面。

这间诺大而豪华的空间,唯一和以往不同的就是地面和家俱上都落满了灰尘。

✡始终跟在他身后的成翌不禁皱起眉头,“祁先生,这里看上去似乎已经很久都没有人住过了………”

✡祁天澈像是受到了某种沉重的打击,下一秒,仿佛就会昏倒在原地,幸好成翌眼疾手快,扶住了对方摇摇欲坠的身子。

“还好吧?”

“我想………她是恨我了。”他苦笑,表情带着沮丧。

“先回别墅吧,你的身体才刚刚动完手术,禁不起折腾。”成翌满脸担忧。

 

愉快的同居生活

✡“她没有工作,父亲去世,母亲又改嫁到国外,她………没有带走我予她的钱,也不肯住在我予她的房子里,她会在哪?”

祁天澈只要回想走七夕的那晚向自己心爱的女人提出分手的场面,心底便痛得快要不能呼吸。

她明明是伤心的,可她却死忍着不肯让眼泪流出半滴,倔强的女人,永远都不愿意在别人面前轻易的表现出自己的脆弱。

即使在情人节那天被自己的爱人甩了,也要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她的心………当时应该是在滴血吧。

✡想到这里,祁天澈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如果没有成翌扶着,此时的他真的会昏倒。

“派人去查她的行踪,三日内,我要知道她的全部信息。”在身体的衰弱达到极限之前,他下达着命令。

✡成翌点头,并半扶半抱的将对方托出门外。

✡这一刻他不禁感叹,命运有时,真的很能捉弄人。

清晨的贺家总是很热闹。

✡虽然人口不多,只有小猫两只………呃,是只有两个女人,但一点也影响不了热闹的家庭气氛。

像每天早晨一样,官娜娜都是被贺茉儿从柔软的床上挖起来,又拖进卫生间强逼着她洗脸梳头刷牙,最后再无精打采的坐到餐厅里吃贺茉儿每天亲自下厨煮的美味早餐。

✡每当官娜娜吃到她家茉儿的早餐之后,精神立刻就会变得无比振奋。

“茉儿,今天我有没有说过我最爱你了?你简直就是我心目中最最完美的天使,你就是我官娜娜这辈子都要孝敬的女神。”

边吃边拍马屁,官娜娜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语言到底有多酸。

而坐在小餐桌对面的贺茉儿,生就一张精致漂亮的五官,一头长发挽在脑后,居然显露出几分英气勃勃。

狭长的眼,挺翘的鼻,凌厉的眉峰根本不若女儿般的轻柔,反而予人一种不肯服输的气势。

贺茉儿拥有一个很女性化也很可爱的名字,可是她本人的性格却微微有些冷,还有些倔强和固执,很多时候,家里都是官娜娜这个多嘴精一个人在自说自话,贫嘴的程度可以和八哥相媲美。

正优雅吃着早餐的贺茉儿忍不住笑出声,官娜娜这个小女人,根本就是上天赐予她的开心果。

还记得两个月前的某一天,当时她刚刚被自己爱了整整两年的男人甩了,心情抑郁到了史上最低点。

✡然后,她搬出那个曾留予她无数美好回忆的豪宅,开始拿着报纸一家一家的找房子,却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碰到了当时已经昏倒在垃圾堆边上的官娜娜。

✡当时这小女人浑身上下十分虚弱并且还身无分文,她还以为对方遇到了抢劫或是谋杀,后来才知道她根本是饿的,拒她自己当时回忆,她已经整整三天没吃过东西。

贺茉儿一时善心大发,请对方去饭店吃了一顿大餐,可怜的官娜娜当时差点直接撑死。

问她家住哪里亲人何在,官娜娜一律以摇头回答,再之后,她走到哪里,官小姐就跟到哪里,口中还直嚷嚷自己是她的天使,而她就是保护自己的骑士。

贺茉儿无奈,自己什么时候变成天使了?而那个明明比她还要矮半个头的小女人又哪点长得像骑士?

再之后,她同情心泛滥到某个境界,就好心收留了官娜娜,两个单身女人,就这样过起了同居生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