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咽挣扎大床 反绑 贯穿_嗯宝贝好胀我想要你

  • A+
所属分类:言情小说
摘要

李晓民呆呆看着店铺外摇曳的柳条子,一脸的愁色,自己的店都开了三天了,却一个顾客都没有。 起身看了一眼外面自己写的牌子,“催乳,丰胸,专治内分泌失调引起的痛经,不孕。” “没毛病啊!”李晓民开口,不;

李晓民呆呆看着店铺外摇曳的柳条子,一脸的愁色,自己的店都开了三天了,却一个顾客都没有。

起身看了一眼外面自己写的牌子,“催乳,丰胸,专治内分泌失调引起的痛经,不孕。”

“没毛病啊!”李晓民开口,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呜咽挣扎大床 反绑 贯穿_嗯宝贝好胀我想要你

看了一眼天色,正准备关门,门口却急匆匆冲进来一个人影。

“呀!嫂子,怎么来了?”李晓民回头,就看到隔壁的李爱爱一脸羞涩的看着自己。

李爱爱是百花村出了名的大美女,如今正是夏季,她身上只穿了一件花格子衬衫和短裤,胸前的纽扣散开着,两团诱人遐想的雪白若隐若现。

下身穿着一条短裤,前凸后翘的身材,顿时让他看直了眼。

“我刚生完孩子,但是不下奶,就想找你看看。”李爱爱害羞开口,脸涨得通红。

“哦,这好办,你找我就算找对人了!”李晓民顿时喜出望外,这是要开张了!

还是个娇滴滴的大美人!

当即将李爱爱拉到床边,然后吩咐她躺好。

“嫂子,你把衣服解开,我给你看看。”李晓民面带微笑开口。

“怎么?还要脱衣服?”李爱爱顿时坐起来,一脸警惕地看着李晓民。

“嫂子,我还能占你便宜么,我不怕柱子哥打死我啊。”李晓民哂笑开口。

“哼!谅你也不敢!”李爱爱嗔笑开口,而后将身子背过去,缓缓解开了身上的衣服。

李晓民看着她光滑的玉背,心中顿时痒了起来,他今年二十,正是躁动的年纪,李爱爱又貌美清秀,说不动心是假的。

这时,李爱爱的手转到了身后,停在了后背的纽扣上,李晓民的呼吸顿时粗重起来,心跳急剧加速。

“你,你来吧。”李爱爱解开了胸前的束缚,然后双手抱着胸前的雪白,缓缓转了过来,而后红着脸低头开口。

“哦,哦!”李晓民这才反应过来,却正好看到她娇羞的样子,顿时有了反应,顶起了小帐篷。

“嫂子,你躺好,我去弄点热水。”李晓民咽了口口水,然后打了一盆热水。

“我这也是没得法子,孩子不吃奶粉,村里又找不到下奶的女人。”李爱爱有些委屈开口,心疼自己的孩子。

“不打紧,我先看看。”李晓民说着,手就轻轻摸了过去。

李爱爱一咬牙,所幸直接松开了手,闭上了眼睛,春光顿时被一览无余。

李晓民轻轻用手捏了捏,滑嫩无比,宛如刚煮出来的鸡蛋,但是随后,他的眉头就轻轻皱了起来,下手重了一些。

“啊!”李爱爱吃痛,顿时尖叫出声,睁开眼睛,怒视李晓民。

“嫂子,你这是经脉堵塞,血气不调,需要用热水外敷,然后用推拿的手法辅助,再服用我给你配的活血药就行了。”李晓民缓缓开口,她这病虽不严重,但也是长年累月缓缓积累出来的毛病,需要细细调理才行。

“真的?”李爱爱将信将疑,毕竟李晓民的岁数实在年轻。

李晓民点了点头,眼中满是自信,离开村子的三年里,他一直跟随城里号称,妇科圣手的老中医学习,出师之后,还自考了医师证。

推拿是中医就诊中常用的手段,见效快,效果佳,而且不伤身。

“嫂子,我开始了,可能会有些烫。”李晓民开口,将热毛巾洗好。

“嗯。”李爱爱低声开口,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看向李晓民的眼神楚楚可怜。

李晓民看的怦然心动,手中烫好的毛巾轻轻压在了雪白的山峰上。

即便是隔着毛巾,柔软的弹性依然让他难以自持,下身的邪火又蹿了上来。

“嗯。”李爱爱轻哼一声,却是因为舒适,这让李晓民的胆子逐渐大了起来,加大了动作。

可随着李晓民的双手不断揉捏,却让她的身体逐渐燥热起来。

李柱前些日子就上外打工了,她一直做月子,两人自然不能亲近,欲望的火苗一但被勾起,便以野火之势不断升腾。

“晓民,你说嫂子对你好不好?”李爱爱突然抓住了李晓民的手,狠狠压在了自己的胸前。

李爱爱呼吸逐渐急促起来。

“自,自然。”李晓民被她突如起来的主动,弄得有些不知所措,支吾开口。

“那,嫂子漂亮么?”李爱爱死死盯着李晓民,越看越喜欢。

李晓民的皮肤本来就白,一白遮百丑,更别提他英俊帅气的外表,村里早就有许多姑娘,芳心暗许,她也不例外,但毕竟是女人,总归要矜持一点。

而且,她也知道,男人越是得不到的,越想要,李晓民却是早就中了她的套。

“漂亮。”李晓民点点头,咽了口口水,自己眼花了?怎么感觉李爱爱一直对自己抛媚眼?

“那,想不想,跟嫂子睡觉?”李爱爱见挑逗的差不多了,直接坐起来,直接扑到了他的怀中,嘴靠在他的耳边轻轻吹起道。

魅惑的声音一起,让李晓民顿时浑身一震,但下一秒,温热的唇就直接迎了上来。

李晓民又惊又喜,偷偷瞥了一眼门锁,见门关上,便直接将李爱爱压到了床上,直接要去脱她的裤子。

“哎呀!小冤家,急什么呀?”李爱爱娇嗔出声,心中早已花枝乱颤,就等李晓民采撷了。

李晓民欲火焚身,哪里还管那么多,扯掉皮带,将自己的兄弟掏出来透透气,憋了半天,可涨坏了!

“哇!”李爱爱一见,顿时惊呼出声,心中却是狂喜,看不出李晓民虽然消瘦,下面竟然比她男人的还要粗壮。

“嗯!”李爱爱只感觉身下一凉,顿时咬牙轻呼。

李晓民压在她身上,双手紧紧抓住她胸前的软弹,两人很快就大汗淋漓,欲仙欲死。

“小骚货,你说,你真是来找我看病的?”李晓民抱着满身大汗的李爱爱,微笑开口。

“讨厌!”李爱爱知道自己的心思被识破,顿时大羞,头埋到了李晓民的胸前。

李晓民怎能轻易放过她,一直弄到入夜时分,才放她离开。

李晓民洗了个澡,正准备关灯睡觉,门外却传来了敲门声,带着疑惑开门,却看到是村东头的王乐乐。

王乐乐衣衫不整,头发湿漉漉的,眼眶中满是热泪,委屈的神色让李晓民怦然心动。

“乐乐姐,怎么哭了?”李晓民一看她梨花带雨,心顿时软了,开口关心。

“晓民,帮帮我。”王乐乐带着哭腔,哀求开口。

李晓民正要开口,却看到她胸前凸出的雪白,短时两眼发直,半晌才开口,“乐乐姐,客气了,咱们还是中学同学,我一定帮你。”

王乐乐以前长得一般,但如今,却是出落得亭亭玉立,身材也是凹凸有致,惹人遐想。

“我,我那禽兽后爸,他,他偷看我洗澡。”王乐乐哭着开口,父亲死的早,母亲五年前改嫁,嫁给了村里的陈三皮,那是出了名的无赖。

以前陈三皮就多次对自己动手动脚,但有母亲看着,他也不敢坐什么出格的事。

但今晚,他趁着母亲去外婆家的空荡,在自己洗澡的时候,竟然冲进了浴室,更是当着她的面打枪,吓得她套了衬衫,就急忙逃了出来。

“什么!这王八蛋!我削他去!”李晓民一听,顿时大怒,从房间的门后抄起铁锹就要冲出去。

“别!别去!这事说不得!我以后还咋做人啊!”王乐乐顿时吓得花容失色,连忙去拉李晓民。

但脚下一个踉跄,直接扑倒在了地上,疼的她直吸冷气,李晓民见状,顿时放下铁锹,将她扶起来。

但等她起身,李晓民却是愣在了原地。

王乐乐出来的匆忙,内衣没来得及穿,摔倒的时候,胸前的扣子崩掉了,顿时被李晓民看了个精光。

“你,你还看!”王乐乐回过神,顿时羞的满脸通红,娇嗔开口。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李晓民连连道歉,一脸的尴尬。

王乐乐这时却看向了李晓民,然后猛然一咬牙,直接捂着胸口的双手松开,眼中含着热泪开口,“晓民,你要了我吧,我说什么,也不能让那个禽兽糟蹋了!”

“这!”李晓民顿时愣住,被突如其来的馅饼砸的不知所措。

“你,你是不是嫌弃我?”王乐乐看到他的迟疑,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我怎么会嫌弃你呢!”李晓民走过去,一把将她抱在怀中,在她耳边轻声开口,送到嘴的美味,还有不吃的道理?

“嗯!”王乐乐抬头,唇就被李晓民吻住,整个人脑海中一片空白。

李晓民的动作很轻,很温暖,让王乐乐的不安的心彻底平静下来。

在明亮的灯光下,两人纠缠在了一起,痴情的互吻着,在情欲的火焰中逐渐迷失了自我,一起升华到了九霄云外。

王乐乐初尝人事,没想到是这般美妙,倒是李晓民之前跟李爱爱恩爱过度,身心俱疲,趴在她的身上沉沉睡去。

王乐乐听着他的心跳,就觉得莫名的安心,在他沉稳有力的呼吸中,跟着睡去。

但到了凌晨,李晓民就恢复了体力,又好好折腾了一番,让王乐乐连连求饶,方才罢休。

李晓民带着王乐乐到县城买药材,足足过了一个多钟头,李晓民才将所需要的所有东西买好,自己的电动三轮已经塞满了。

“回家吧。”李晓民拉着王乐乐的手开口。

“我坐哪啊!”王乐乐一看没了位置,顿时噘嘴道。

“当然是坐我身上啊!”李晓民笑着将她抱到自己的怀中,然后放到了自己的腿上,然后开着三轮往村子里赶去。

这姿势本就羞耻,再加上山路难行,一路上颠簸不断,王乐乐只感觉身下的敏感部位,不断被触碰,浑身顿时燥热起来,等到了村里,没等李晓民开口,害羞的逃回了家。

到了家中,关上房门,身上早已大汗淋漓,最要命的是,自己的下身也有反应,脸红色的像熟透的苹果,好在继父不在,急忙拿着内衣去换,她现在身上穿着的衣服,还是李晓民的呢。

李晓民将东西卸下来,就开始熬制香料,厌蚊草的味道很冲,还有些辛辣,呛得李晓民睁不开眼睛,急忙将迷迭香放进去,没过一会,一股异香就从他的诊所里飘了出来。

“晓民,什么东西?怎么那么香?”正在隔壁准备午睡的李爱爱闻到香味,顿时冲了进来,一脸兴奋的开口。

“做药浴用的香料。”李晓民看着她,顿时露出微笑,李爱爱今天换了一件白色褶裙,头发扎了起来,有了几分清纯的感觉,让他怦然心动

“药浴?”李爱爱一脸的疑惑,却是直接坐到了李晓民的腿上,嘴巴在他的耳边轻轻吹气。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