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 乖乖 夹好 不能掉哦,分身根部的铁链

  • A+
所属分类:言情小说
摘要

“婶子,我没事量它干啥?”刘小贺说着拉起裤子来。 王三梅咽了下口水,舍不得的蛊惑刘小贺道:“小贺,婶子让碰一下这,你让婶子也碰下你那好不好?”她诱惑的说道,像是坏叔叔诱拐小姑娘那样。 刘小贺看她一;

“婶子,我没事量它干啥?”刘小贺说着拉起裤子来。

王三梅咽了下口水,舍不得的蛊惑刘小贺道:“小贺,婶子让碰一下这,你让婶子也碰下你那好不好?”她诱惑的说道,像是坏叔叔诱拐小姑娘那样。

刘小贺看她一撩衣服,露出里头的春光,哪还能拒绝得了,他吞着口水直点头。

 学长 乖乖 夹好 不能掉哦,分身根部的铁链

刘小贺如愿,赞叹道“婶子,这可真舒服啊。”

“嗯。”王三梅被他碰得嘴里发出一声呻吟,她忍不住劲,爬到床上对刘小贺招手道:“小贺,你上来。”王三梅说着扯起了自己衣服,没两下就把自己完全展露出来了。

刘小贺哪见过这阵势,迷迷糊糊地就爬上了床。

没多一会儿,刘小贺还没感受过瘾便被反推在床。

王三梅霸王上弓,好不快活。

刘小贺开头喘着粗气只说了两声:“婶子,你……你。“之后便没了气息,只是心里大呼过瘾。

刘小贺正在劲头上,正要继续忽然听到外头传来“哎呦”一声,那声音虽小,刘小贺却听的清清楚楚。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是他老爹刘根生。

“婶子,我爹来了,快穿衣服。”

王三梅一听这话顿时一惊,急忙站起来把裤子提上下了床。而刘小贺也吓得一下子没了反应,把裤子一提也蹦到床下,猫腰在床底下摸出两个西瓜。

“妈了个B的,这什么破路,差点没把老子摔死。”刘根生骂骂咧咧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随即就到了门口。

“婶子,这两个瓜绝对是又甜又起沙,你拿走吧,要是不够我再去地里给你弄几个。”

“够了,够了,这两个我能拿回去就不错了,个头都不小。”王三梅笑呵呵的把西瓜从刘小贺手里接过来,一回身看到了门口的刘根生。

“呀,老刘大哥,咋这么晚还来瓜地呀?不放心小贺呀?看你这当爹的可真心疼儿子。”王三梅一边说一边往外走,走出门口回头看了刘小贺一眼。

“小贺呀,哪天婶子再来买瓜,你可还得给婶子挑好的。”王三梅眉来眼去的朝着刘小贺裤裆瞅。

“行,没问题。”刘小贺干笑了几声,随即看向门口的刘根生。“爹,这么晚你咋来了呢,看你弄的这一身土,快点拍拍。”

“这婆娘这么晚还来买瓜?”看着王三梅的背影刘根生狐疑的问道,而刘小贺则是面不改色。“赵傻子明个不是结婚吗,他家里那些烙忙的都还忙活呢,这不让他来买两个瓜拿回去解解渴吗。”

听到这话刘根生轻轻的点了点头,也没往别的地方想。

“儿子,今晚爹跟你住。”

“啥?你要住这呀?你咋不回家呢?”刘根生从床头上拿起烟点了一根,往床头上一坐,嘿嘿笑道:“我让你妈给撵出来了。”

刘小贺:……

早上天还没亮刘小贺就到了赵大发家,头天赵大发就跟他说让他陪着去接新媳妇。刘小贺也乐意,因为他知道赵燕也跟着去。

赵傻子今天穿的十分得体,一身黑呢子中山装,刘小贺羡慕的够呛,从小到大他还没穿过这么好的衣服呢。赵燕也穿的十分好看,穿了个红格子衬衫,显然也是新买的。

只是赵傻子不停的扭来扭去,一个劲儿的说不得劲,非要光着膀子才舒服。刘小贺心说这赵傻子可真傻的够呛,哪有光膀子去接媳妇的,在后面一个劲乐。赵燕回头瞪了刘小贺一眼,把刘小贺吓的不敢乐了。

这赵燕模样十分不赖,而且身体也完全都发育成熟了,凹凸有致,刘小贺打小就喜欢她。

去接新媳妇的有两辆拖拉机,车头上都绑着大红花,显得喜气洋洋的。赵燕哄了半天赵傻子才算上了车,不过一上车斗就喊着困,四仰八叉的躺在车斗里,没一会就打起了呼噜。

车斗里铺着席子,倒是不脏,赵燕也没管赵傻子,就任他在车里睡,快到地方把他叫醒就行了。

跟着去迎亲的有十来个人,本来打算坐一个车斗里,赵傻子往车斗上一横就坐不下几个了,其余的人都跑到前面的车上,这车上就剩刘小贺三个人了。

“燕子……,你弟都娶媳妇了,那……你啥时候……嫁人呐?”

路上坑坑洼洼的,拖拉机也没有减震,刘小贺被颠的五脏六腑都难受,说话也不顺溜了。“关你……啥事,咋地,你有啥想法呀?”

“嘿嘿”刘小贺咧嘴一笑,“是有想法,要不……你就……嫁我吧。”刘小贺眼睛贼溜溜的在赵燕身上扫来扫去,心想这赵燕屁股不小,自己就喜欢这样的。

一想到这刘小贺身体就有了反应,幸好是坐着,而且赵燕也没注意。要是让赵燕发现自己裤裆撑起这么明显,没准一脚就把他给踹下车去。

“行啊,那你就娶我呗。”赵燕微微一笑,差点把刘小贺的魂都给勾走了,一听这话刘小贺往赵燕那边挪了挪,靠在赵燕边上。“那你现在就给我当媳妇呗。”

虽然这么说,但刘小贺不敢有啥动作,他怕赵燕,也不知道为啥,一见她就怕。看着眼前的赵燕脸上带笑,还有两个小酒窝镶在脸颊上,刘小贺真恨不得使劲亲她几口。

被刘小贺盯着赵燕也不禁有些脸红,在刘小贺身上拍了一把,“你看啥呢?再看把你眼珠子抠出来。”

被赵燕一喊刘小贺缩了缩脖子,随即就感觉自己可真够完蛋的。这赵燕再厉害也是个女的,自己堂堂男子汉有啥好怕的?

想到这里刘小贺胆气一壮,撅着嘴就在赵燕的脸上亲了一下。他是豁出去了,顶多被赵燕打几下也就完事了。赵燕被刘小贺亲的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就挥起拳头朝刘小贺身上一顿砸。

“刘小贺你个王八犊子,竟然敢亲我,看我不揍死你。”

别看赵燕是个女的,手上的劲可不小,刘小贺被她打了几下疼的够呛。这赵燕显然是被刘小贺给惹急了,打了十几下还没有停下的意思。

这下把刘小贺也惹怒了,一下抓住赵燕的手,“你有完没完啊,不就亲你一口吗,打几下行了呗,大不了我让你亲回来。”

两只手被抓赵燕使劲的挣扎,不过怎么说她也没刘小贺劲大,挣扎了半天手还被刘小贺给抓着。赵燕一急张嘴就朝刘小贺的胸口咬去,刘小贺没想到赵燕会咬他,急忙松开赵燕的手想往后躲。

这车斗就那么大的地方,刘小贺往后一躲后背就靠在了车厢板上,避无可避,赵燕一下就咬在了他胸口上,把刘小贺疼的“嗷呜”一声。

刘小贺这下叫的声音够大的,拖拉机噪音那么大前面开车的人都听到了他的叫声,回头一看赵燕趴在刘小贺的怀里不禁就是一笑,也没当回事,还以为他们闹着玩呢。

“我操,赵燕,你快放开。”

这赵燕是真使上劲了,刘小贺疼的汗都冒出来了。刘小贺被赵燕咬出了真火,掰着赵燕的膀子就把他推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在了她身后的车厢板上。

“你他娘的疯了,这么使劲咬我。”刘小贺撩开衣服一看,胸口被咬出了一个深深的牙龈,血都渗出来了。

“谁让你占我便宜了?”赵燕虽然撞了一下,但根本就没怎么疼,气呼呼的看着刘小贺说道。“你……”

刘小贺还想说啥但看到赵燕的胸口眼珠子顿时就直了,刚才他俩撕把那阵赵燕衬衫的扣子扯开了,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小背心。

小背心好像裹不住赵燕那十分良好的发育,被撑的紧紧的,看上去特别的诱人。

被刘小贺盯着赵燕顿时就感觉出不对,低头一看自己的衣服开了好大一块,急忙把扣子扣上,朝刘小贺呸了一口。“刘小贺你乱看啥,个臭流氓,你等着,等忙完我弟的事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赵燕脸上绯红了一片,拿眼睛使劲的瞪刘小贺。估计她是怕衣服扣子再被刘小贺给弄开,要不肯定还得给刘小贺来一口。

把目光恋恋不舍的从赵燕胸口移走,也感觉胸口不那么疼了,刘小贺嘿嘿一笑:“我哪流氓了,你要不咬我你那衣服能扯开?这事可赖不了我,是你自找的。”

赵燕哼了一声也不说话了,两个人一路都保持了沉默。快到地方的时候赵燕把赵傻子给叫了起来,赵傻子一百个不愿意,脸都耷拉的老长。

“哟,这不是燕子吗?这才几天没见,好像又漂亮了。”刘小贺刚下车就见一个二十四五岁的人朝赵燕走来,上前就要抓她的手。赵燕往旁边一闪躲过那人,也不搭理他,回身对一块来的人说了句进屋就带着赵傻子朝屋里走去。

见赵燕这样那小子脸上有点挂不住了,阴着脸也跟着进了屋子。刘小贺在一边看着心里有点不舒服,心说这小子他妈谁呀,一上来就想对赵燕动手动脚。

大伙都跟着进了屋子,新娘穿着印着喜字的红衣服坐在床边。一见到赵傻子就低下了头,也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她不想见到赵傻子。

而刚才那个小子就站在新娘身边,同来的人告诉刘小贺说那小子是新娘的哥,叫郑凡,是个混子。他妹妹本来是不愿意嫁给赵傻子的,就是被他给逼的。

新娘叫郑秀,长的不算漂亮但也绝不难看,一看就是那种比较老实的人,从刘小贺他们进屋以后她一句话的都没说。

接新娘的时候是要吃半生不熟的饺子的,然后有人会问新郎饺子生不生,新郎说生,意思是早点生孩子。

可赵傻子缺心眼,吃完饺子人家问他生不生他说不生,把赵燕和新娘家那边的人气的够呛,赵燕直掐他,差点把赵傻子给掐哭了。

后来赵燕又哄了一会才把他给哄好,骗了半天傻子才说了个生字,大伙都长出口气。随后就是要新郎抱着新娘上车,但这次赵傻子怕赵燕掐他,十分听说,一把抱起新娘子就往外走,走到拖拉机跟前连车厢板都没用打开,直接把新娘给扔进了车斗里,差点没把新娘给摔背气儿了。

大伙也都纷纷往车斗里爬,刘小贺本来不想跟赵燕坐一个车的,但看到郑凡爬上了赵燕那辆车刘小贺也鬼使神差的上了那辆。

回去车上的人都挤满了,娘家客人跟过来不少,要不是娘家这边也准备了一个拖拉机人都坐不下了。

赵燕跟赵傻子一块,郑凡就在她旁边,直往赵燕身上蹭,把刘小贺看得心里升火。“娘的,老子还没蹭着呢这狗日的就开始蹭,不行,不能让他占了赵燕的便宜。”

刘小贺挤到赵燕跟前,往她和郑凡中间一坐,赵燕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而郑凡就十分的不高兴了。

“我说你非坐这干啥,那边不能坐呀?”

本来郑凡想趁着人挤占赵燕点便宜,没想到刘小贺中间插了一杠子。“哦,那边坐着太颠,这里好点。”刘小贺随意说道,虽然说这郑凡是个混子,不过他刘小贺也不是熊包,上学的时候也是有一号的人物,他是不怕这个郑凡。

“小崽子,有点眼力见,别哪天缺条胳膊少条腿了才知道后悔。”郑凡也不傻,当然看出来刘小贺是故意想坏他的好事,所以说话也不客气。

“少他妈吹牛逼了,谁缺还不一定呢。”刘小贺可不惯着他,他又不是吓大的。郑凡在这一片还是有些名气的,没几个敢跟他这么说话的。

今天被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屁孩给卷了面子,郑凡哪能不怒。“妈了个逼的小B崽子,敢他妈这么跟我说话,今天我弄死你。”

郑凡抬手就要打,不过被旁边的人也拦住了。

“操你吗的小B崽子,今个是我妹子大喜的日子,我他妈就放过你,过了今天你别让老子再看到你,非弄残废你不可。”

这些没营养的话刘小贺听说不少,只轻轻的说了三个字,“我等着。”

郑凡被他们家人给拉到了另一辆车上,赵燕用胳膊捅了一下刘小贺,小声说:“你还有点爷们样,今天的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刘小贺一撇嘴,“我还有更爷们的地方呢,改天让你看看。”

婚礼十分热闹,菜肴也十分丰盛,刘小贺吃完了就回了草棚子。起的太早,得补一觉。西瓜基本上都已经熟了,地里也没啥活可干,刘小贺一觉睡到太阳快落山才被刘根生叫起来让吃饭。

“小贺,你看我抓着啥了?”刚进村里刘小贺就看到赵傻子拎着个破桶往村里走,一看到刘小贺就喊。桶里的水装的挺满,直往出漾水。

“我说铁柱啊,你今个结婚不在家里陪着新娘子还去捞鱼呀?”刘小贺不由得也有些同情那个郑秀了,嫁谁不好,偏嫁个傻子,你说这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呀。

赵傻子不接刘小贺的话茬,提着破桶往刘小贺跟前凑,“小贺,你看这是啥?”刘小贺往桶里一看就乐了,原来赵傻子抓了个王八,那王八看上去有一斤多重,在水桶里脖子一缩一缩的。

“铁柱,你看着王八的脑袋像你裤裆里那玩意不?”刘小贺哈哈大笑,指着水桶里的王八问赵傻子。

“嗯?你别说,还真像我裤裆里玩意,小贺你可真厉害,你咋知道我那玩意和它长的像呢?”刘小贺笑的腰都弯了,拍了拍赵铁柱的肩膀。

“行了铁柱,你赶紧回家让你娘把这王八给你炖了,吃完了晚上有大用。”“晚上能有啥用?”赵傻子不是很明白刘小贺的意思,追着刘小贺问到底有啥用。刘小贺也不跟他解释,只说他吃完就知道了。

回到草棚天都已经黑了,刘小贺把油灯点上随手拿起羊皮册子又翻了两遍,还是跟以前一样毫无所获。躺在床上刘小贺倍感无聊,忽然想起今天早上的事,刘小贺不由得乐了。

“这赵燕的也不小,摸着肯定舒服。”想到早上在赵燕身上看到的风景刘小贺下面顿时就有了反应,反正这里也没人,刘小贺干脆把身上脱的精光透透气。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