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阵娇吟粗吼\腰沉挺破那层膜

  • A+
所属分类:言情小说
摘要

陈兴瞪了瞪眼,心下又是憋屈又是绝望,坏了,难不成,老子这地方真有问题不成?不然为啥每次到了这快要折腾的关键时候,货子就软了呢? 那刘翠花正趴在墙边,晃着丰臀等陈兴来折腾自己,可是等了半晌也不见背后;

陈兴瞪了瞪眼,心下又是憋屈又是绝望,坏了,难不成,老子这地方真有问题不成?不然为啥每次到了这快要折腾的关键时候,货子就软了呢?

那刘翠花正趴在墙边,晃着丰臀等陈兴来折腾自己,可是等了半晌也不见背后有动静,她不由皱眉转过身来,疑惑问道:“你咋还不进来呢?嫂子都快难受死了……”

说着,她还探出手朝着陈兴下头那地儿伸了去,可是这一碰,却并不是印象中灼热的玩意儿,而是一个软不拉耷的货子。

这下,刘翠花也是愣了愣,低下头来一看,不由傻了眼:“陈兴,你这货子……咋软了呢?”

 阵阵娇吟粗吼\腰沉挺破那层膜

陈兴吞了口唾沫,一时间哭笑不得,你问我,我问谁去,他娘的,为啥自己会有这毛病?眼见刘翠花脸上已经变了色,他连忙开口就想解释。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咔嚓”一声响,外边居然传来了门被打开的声音。

这可把陈兴和刘翠花一下子给吓住了,张狗子回来了?!

果不其然,外面传来了张狗子的喊声:“翠花,你在干啥呢?我给你打电话你咋都不接?”

陈兴心下一惊,连忙把软了的货子往裤子里头一塞,整理了一下衣服。

旁边刘翠花倒也反应的很快,几下子就把小裤提起,裙子拉下,还不忘转头对陈兴说道:“你不用着急,我去应付他。”

说着伸手指了指趴在地上的二黑,示意陈兴假装再去给二黑诊疗一番。

陈兴点了点头,蹲在二黑的旁边,假装给它看起病来。他心下不但不着急,反而还暗暗庆幸,还好张狗子回来了,不然自己那地儿出问题的事儿还真不好跟刘翠花解释……

那头刘翠花去了大厅,镇定自若地说:“喊啥喊,我不在这儿么!”

张狗子素来是个怕媳妇儿的,声音倒也是小了下来“翠花,你在家干啥呢,咋不接电话呢?”

刘翠花没好气的白了他一样,道:“这不是约了陈大夫给二黑看病嘛,你忘啦?手机放在大厅里的,没听见,你现在回来干啥?”

张狗子向着房间内看了一眼,见陈兴的确是在给二黑看病,也就相信了刘翠花说的话。

“哦,陈大夫来了。”他说着进门,跟陈兴打了声招呼,便又出去和刘翠花说起了事儿来。

两人声音压低了几分,陈兴听的不是很清楚,隐约中好像听到张狗子提起了隔壁村子新茶馆抢生意,需要拿点钱置办点新东西啥的。

这些和陈兴倒是没啥关系,他也就没多听,给二黑按摩了下肚子,就出来找刘翠花拿了钱离开了……

临走之前,陈兴还注意到刘翠花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古怪,那美丽眸子里泛着几点少妇特有的妩媚,但是却又似乎带着了几分幽怨,也不知道是在怪自己不成,还是在怪张狗子突然跑了回来……

离开了刘翠花的家,已经是傍晚了,离他和姚芳相约的时间也是越来越近。

陈兴心下暗暗寻思,自己这毛病到底是咋整的,以前自己用手不是都成的嘛,现在咋真刀真枪捣鼓的时候偏生不行了呢?

不过仔细想想,或许是因为自己从来没和女人折腾过,所以心里紧张,才会出现这样的毛病。不过姚婶子岁数不小了,经验丰富,说不定有办法让自己不紧张的,只要不紧张,那地儿就不会突然软了下去……

心里想着这些事儿,陈兴感觉自己下面那地儿又有了反应,眼前仿佛又浮现出姚婶子那娇滴滴的身子,想想待会儿就能把她抱在怀里倒腾一番,陈兴的心就跟猫抓似的,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经过村外一道小山坡的时候,却忽然听见背后传来了一声喊:“陈兴,你给我站住!”

陈兴皱了皱眉,转过了头来,却见那不远处有三四个年轻人正朝着自己跑了过来,为首的是刘大虎,长得身高马大,虎背熊腰,跟头野兽似的。

这刘大虎是村里出了名的泼皮,平常无所事事,不是到处打牌就是喝酒打架,陈兴和他虽然一直不咋对眼,却也没有过啥矛盾。

所以他倒也有些奇怪,这刘大虎找自己干啥?脚下也就缓缓停了下来……

“刘大虎,你找我?”他皱了皱眉,眼见刘大虎几人渐渐跑近,也是奇怪开口问道。

可那刘大虎压根儿就没打算跟陈兴多说,上来居然就是狠狠一脚朝着陈兴的腰上踹了过来!

陈兴措手不及,顿时被这一脚踹得向后踉跄几步,险些摔倒在地。

这下子,他也是脸色一变,咬牙喝道:“草尼玛,刘大虎你干啥?!”

那刘大虎手中也不知道从啥地方捡来了一根棍子,捏在手中,满脸狰狞,一步步朝着陈兴走近:“陈兴,你他妈的今天是不是跟静静相亲了?”

陈兴脸色一沉,跟王静相亲?可是,这和刘大虎有啥关系?

正纳闷,那刘大虎又是一招手,周围几个泼皮顿时一拥而上,把陈兴给团团围住。他这才再次冷冷道:“静静从小就是老子的相好,你他妈的敢打她的主意,不想活了吧!”

这下陈兴明白了过来,原来是因为中午相亲的事儿,虽然自己和王静压根就没成,但是此刻的他心下满是愤怒,咬牙喝道:“老子相亲,关你屁事儿!”

话声刚落,刘大虎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了下来,他一挥手,冷声喝道:“打!”

周围几个泼皮一拥而上,对着陈兴拳打脚踢,有一两个还拾了木棍,照着他的胳膊,肩膀一下一下地砸了去……

陈兴虽然身子皮实,但是对方毕竟人多,几下就被放倒在了地上,根本没有力量反抗,只能够勉强伸出手,护住脑袋……

这些泼皮也都是惯打架的,个个下手都知道轻重,只照着那些肉多骨头硬的地方打,但是即使是这样,却也已经疼得陈兴快要昏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拳头和棍子终于停了下来,旁边响起了刘大虎的喊话声:“陈兴,知道错了没?”

陈兴一咬牙,勉强睁开眼睛,看清面前的人是刘大虎,他忍着疼,一把伸手逮住了面前刘大虎的衣领,狠狠道:“老子错在不该上了你妈,生了你这么个鳖孙儿!”

说罢话,就狠狠啐了一口浓痰,一下子吐到了刘大虎的脸上!

“尼玛,贱骨头,老子打死你!”

刘大虎大喝一声,手上的棍子猛地朝着陈兴脑袋上一舞!

这一下,陈兴的身子一晃,向后栽倒了,径直从他身后那坡边上摔了下去……

坏事儿!出人命了!

坏事儿!

这一棍子砸下去,刘大虎立马意识到不好,这里本就在山坡边上,陈兴身子向后一栽倒,竟是直接就从那坡边摔了下去……

这坡可足有十来米高,底下又是树木杂草丛生,陈兴这下子摔下去,哪还可能有命在……

“糟了,这下真出人命了!”

一旁的泼皮不由十分的懊恼。

陈兴的死,他们四个人谁都脱不了干系,要是被人发现的话,免不了牢狱之灾。

这些泼皮包括刘大虎平日里虽然没少干坏事,但最多也是小打小闹,哪里遇到过今天这样的情况,现在闹出了人命,他们的心里都是怕的要死。

不过刘大虎倒是最快冷静了下来,她深吸口气说:“怕啥,反正也没人看见,只要我们四个把嘴闭严实点,绝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

旁边几个泼皮渐渐地也都是点了点头,“没错,这陈兴孤儿一个,就算是突然失踪了也没人去管,只要我们自己嘴巴严实点,就一定没事。”

刘大虎走到坡边最后向下看了一眼,只能见着各种树枝杂草交汇,压根儿见不着陈兴的身影,他脸上带着几分狰狞之色,狠狠朝着坡下吐了口唾沫。

“呸!陈兴,这些可都是你自找的,要是你不跟我抢王静,就绝不会有这样的事,怨不了别人!摔死你活该!”

不过毕竟杀了人,这地儿也不能多呆,刘大虎一挥手,对周围的几人喊道:“走,今天这事儿,就当从来没发生过……”

一群泼皮脸色严肃点了点头,便都散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那坡下,一条隐秘的河涧之中。

陈兴猛地睁开了眼睛,他一张口,想要呼吸,可是周围却并没有空气,只有一大口水朝着嘴里灌了来……

不好,这是在水里!

陈兴心下一惊,连忙想要把嘴巴闭上,可这时候,也不知道是啥东西,居然顺着周围的那些水流,一起就灌入了自己的嘴巴里!

那东西有拳头大小,陈兴心下还以为是石头,很想把那玩意儿给吐出去,可是这周围都是水,张开嘴巴就有源源不断的水流往嘴巴里灌,哪里能吐出去东西,只能任凭那玩意儿硬生生顺着喉咙滑了进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