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着它快速地坐下|弄得她走路都做不了

  • A+
所属分类:言情小说
摘要

陈茂将这张碟子递到了女警面前,笑眯眯地说:“警花姐姐,给,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站在女警身后的几名警察见状,忍不住捂着嘴,偷笑不止。 女警的脸立即就绿了,像是河东狮吼一般,咆哮道:“你们还愣着干;


Warning: preg_match_all(): Unknown modifier '�' in /www/wwwroot/caonima.com/wp-content/themes/begin/inc/inc.php on line 132

Warning: preg_match_all(): Unknown modifier '�' in /www/wwwroot/caonima.com/wp-content/themes/begin/inc/inc.php on line 133

陈茂将这张碟子递到了女警面前,笑眯眯地说:“警花姐姐,给,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站在女警身后的几名警察见状,忍不住捂着嘴,偷笑不止。

女警的脸立即就绿了,像是河东狮吼一般,咆哮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他给我抓起来!”

身后的几名警察对这个女警似乎十分忌惮,听到她的命令,一拥而上,扑向了陈茂……

 扶着它快速地坐下|弄得她走路都做不了

坐在光线昏暗的审讯室里,陈茂身后的墙壁上,写着八个大字:抗拒从严,坦白从宽。

陈茂面对着审讯自己的女警,一脸的无辜,说:“警花姐姐,请问我到底犯了什么错?”

“你不是犯错,”

女警冷哼一声,猛的一拍桌子,大喝一声:“是犯罪!”

“犯……犯罪?”

陈茂不由得吓了一跳,不满的说:“自己一个人在家看电视,也算是犯罪?”

坐在女警身边的陪审员,也是吓了一跳,听到陈茂的话,下意识地看向了女警。

“哼,看电视?”

女警冷笑不止,不屑的说:“你自己说,你都看的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内容?”

陈茂一脸的坦然,满不在乎的说:“爱情冻作片呀。”

坐在一旁的陪审员闻言,不禁喷饭不已,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爱情冻作片?你还有理了是吧?”

女警冷哼一声,沉着脸说道:“明明就是黄片,还装什么风雅,叫什么爱情冻作片。伪装的再好,也改变不了其黄片的本质。”

一旁的陪审员连连点头,附和道:“说的对,说得对!”

女警瞪着陈茂,继续说道:“而你,私下观看秽色情物品,已经触犯法律。根据国家刑法第xx条,我们警方依法将你收监,进行劳动改造教育。”

在审讯室的隔壁,几个扫黄打非小组的成员,面对着从陈茂的出租房里收缴来的爱情冻作片影碟,一个个都假装毫不在意,眼角却不时瞟向那画面上裸露的女郎。

其中一名成员实在忍不住诱惑,起身拿起一张影碟,在众目睽睽之下,塞进了vcd里面,电视屏幕上马上就要出现让人激动的画面。

这时,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向了电视机。

那名成员看着众人,笑眯眯地说:“作为一名合格的扫黄打非小组成员,我们必须要深刻了解黄的本质,这样才能提高工作效率。”

女警走出审讯室,忽然眼前一闪,一道影子迅捷的闪过。

“是谁?”

女警秀眉一蹙,身形一动,追了上去。

追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那道身影就更加清晰。似乎是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女警掏出了手枪,在黑暗中戒备着。

突然,一道强光闪烁,黑暗中的那个人影,变得无比明朗,缓步朝女警走来。

“是你?”

女警的声音里透露着诧异,收起了手枪。

迎面而来的是一个妖娆女人,面若桃花,腰如细柳,风姿卓绝,笑魇如花。

妖娆女人笑眯眯地说:师妹,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只是,女警对于面前的这个妖娆女人并不热情,淡淡的说:“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师妹,看你这话说的,没事我就不能来找你了吗?”

妖娆女人泰然自若,对女警的冷淡态度毫不在意,依旧是一脸的笑容,说:“不过说起来,我还真有事找你。师妹,你们今天的行动,是不是抓了一个名叫陈茂的雏男?”

女警怔了怔,说道:“你怎么知道?”

“放了他吧。”

妖娆女人注视着女警,一脸认真的说:“这个人,你不能抓。”

女警蹙目,恼怒的说:“我们警方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而且,我为正,你为邪,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难道就不怕我抓你吗?”

“没错,当年你我同出师门的时候,师父就曾有言:你为正,我为邪。可是这么多年,你有我犯案的罪证吗?”

妖娆女人摇摇头,一脸自得的说:“所以,你凭什么抓我?”

女警一时无语,冷冷地说:“总之我是不会放过那个猥琐的家伙的。”

一想起陈茂那副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女警就恨得直咬牙,自从参加扫黄打非以来,她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吃瘪呢!

“师妹,只是私下偷看av而已,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是师妹你却处以重罚,很难让人相信,你不是公报私仇。”

妖娆女人风轻云淡的说着,忽然话锋一转,脸色变得严肃起来,郑重其事的说:“而且,陈茂是大师兄挑中的人。”

“大师兄?”

女警闻言,不禁动容。

当陈茂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身在xn育人学院的校门口。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严厉的女警一反常态,只是象征性的教训了自己几句,就把自己给放了出来,但是陈茂已经不想知道原因了。

未来的大学生活,会是什么样的呢?陈茂站在校门口,眯着眼睛,喃喃地自语:“高校么……”

九月虽然已经立秋,但是盛夏的酷暑,依旧没有散去。

站在xn育人学院的门口,陈茂这才发现,这里似乎真的如同传闻所说,是一所高校。开学的日子,总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特别是女生相当的多。眼前的女生们,一个个衣着暴露,打扮的花枝招展,走起路来更是丰臀扭动,无限诱人。

“妈的,靓妹真多!”

陈茂感慨的说道。

这时,陈茂就发现,穿着耀眼制服的门卫眯着眼睛,一脸的猥琐,不时的盯着过往的女生,一副意的表情。当门卫看到陈茂在注意他的时候,立即就换了一副嘴脸,神情严肃地喝道:“看什么看!”

陈茂撇了撇嘴,不以为意,朝学院里面走去。

在远离家乡之前,父亲曾告诫陈茂,外面的世界很复杂,能够低调的话,尽量不要高调。

“嘀——嘀嘀——”就在陈茂刚刚走进校园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阵刺耳的汽车喇叭声,陈茂不由得转过头一看,一辆白色的宝马缓缓开进。陈茂注意到,学院门口虽然也停有很多小车,但大多数是丰田大众,至于宝马奔驰,那是极为少见。

宝马车主探出头来,看了看前方,一脸的急燥:“怎么这么多人?

那个门卫像是变色龙一般,这时一脸的谄笑,点头哈腰,朝车主笑道:“李少,您别着急,我这就为您开路。”

说着,门卫就上前几步,驱赶来往的学生,想要为宝马让开一条道路。这个门卫十分的龌龊,手里提着一根警棍,看到男生就直接一把推开,看到女生就伸手拍打她们的。而且,大多数学生都是敢怒不敢言。

不出片刻,就让出了一条道路。

陈茂站到了路边,看到宝马车主不过年约二十,长相英俊,但是却十分嚣张,不觉有些诧异,伸手拦住一个刚刚被门卫驱赶的同学,问道:“他谁啊,这么的?”

“你是新生的吧?”

这个同学瞥了陈茂一眼,说道:“他叫李查理,是管理系的学长,听说他家里很有钱。”

陈茂闻言,眯着眼睛,问道:“有多少钱?”

这个同学怔了一下,看陈茂的眼神,像是在打量怪物一般,随即摇摇头,说:“不知道。”

陈茂说道:“你不是说他家里很有钱吗,你怎么会不知道?”

这个同学:“……”

看着校园里喧闹的人流,陈茂一时也有些茫然,怎么也找不到机械系的迎新地点。

虽然有了xn育人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妖娆女人让他进的是机械系。说实话,陈茂并不爱好机械。

酷热的天气,人潮的涌动,不时有低胸装束的女生飘过,酥胸颤动,香艳四溢,让陈茂这个没有见过大场面的小,不觉口干舌燥,口渴不已,拿起手中的那瓶农夫山泉,就往嘴里灌。很快地,一瓶农夫山泉就被陈茂喝完了。

伸手摸着自己胀胀的肚子,看了看手中的空瓶子,陈茂抬起头,看到前面的那栋办公楼,眯起了眼睛。

办公楼的大厅里,摆放着一台饮水机,陈茂走到了饮水机前面,拧开了瓶盖,接了满满的一瓶水。

靠着这个矿泉水瓶,陈茂度过了一个清爽的酷夏。

“咕噜咕噜……”

陈茂仰起脖子,大半瓶水瞬间就灌进了陈茂的肚子里。只是,这个时候,陈茂开始觉得意袭来,快要憋不住了。

于是,陈茂四下张望,想要寻找卫生间。

从大厅往里面走去,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两边都是办公室。一直走到了走廊的尽头,才看到卫生间。只是,站到卫生间前面,陈茂望着出现在眼前的两扇门,不觉一阵头大。这两扇门上各贴着一个人形标识,让陈茂纠结的是,这两个人形标识十分相识,陈茂眯着眼睛看了半天,都分辨不出哪间是男,哪间是女。

“城里人就是个傻x,直接写男女两个字不就行了,这画的都什么玩意儿!”

陈茂嘀咕着,随便挑选了一扇门,径直走了进去。

走进了卫生间,陈茂的眼前豁然一亮,环境舒适清洁,跟印象中厕所脏乱差的形象不一样。而且,里面没有小便池,每个蹲位都十分宽阔,以门板隔开,看上去就像是一间间并排的小房间。

“城里人就是懂得享受,连个厕所都这么豪华。”

陈茂感慨不已,大大咧咧,打开了一扇门,揭起抽水马桶的盖子,掏出了家伙,顿时一泻千里。

“舒坦!”

陈茂露出悠然的神色。微微眯着眼睛,然后就看到墙壁上居然出现了一条牛皮癣广告,上面写着:治疗急频,风湿梅毒,请到xx医院来……

看来,这些牛皮癣真是无孔不入啊。

陈茂眉头紧皱,觉得十分扫兴,提起了裤子,转身就想离去。

但是,在这个时候,一阵粗重的喘息声忽然响起,陈茂不由得心跳加快,就再也挪不开脚步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