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兔蹦出肚兜&看见英语老师粉色的内裤

  • A+
所属分类:言情小说
摘要

 或许是这句话对陈二狗的冲击太大,硬是惊得他许久没有回过神来,过了好半会儿,才点头如捣蒜的回答:“想,当然想,做梦都想!可是……”   可是赵大庆是绝对不可能同意的。   周嘉瑗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或许是这句话对陈二狗的冲击太大,硬是惊得他许久没有回过神来,过了好半会儿,才点头如捣蒜的回答:“想,当然想,做梦都想!可是……”

  可是赵大庆是绝对不可能同意的。

  周嘉瑗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让他对自己有憧憬,却又因为赵大庆的关系而止步不敢向前,也就是要抓住这一点,才能加以利用。

 玉兔蹦出肚兜&看见英语老师粉色的内裤

  “怕什么?你不说我不说,他也就不会知道了呀。”

  说着,周嘉瑗拉着他的手,从自己睡衣的裙底下探了进去……

  发生的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陈二狗全身僵硬着,根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一手停留在周嘉瑗大腿上,温热的触感让他欲罢不能,指尖还能触碰到一些更加细嫩的肌肤,实在引人遐思,很想再进一步的碰触,但是手却被周嘉瑗紧紧的按住。

  “怎么?你小子就这么迫不及待啊?”

  周嘉瑗调笑着,另一只手轻飘飘的勾起了陈二狗的下巴,让他正眼看着自己。

  陈二狗又羞又臊,从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被女人戏弄的一天,尤其这个女人还是一个已婚的少妇。

  这么一想,他突然就有了骨气,一把挣脱周嘉瑗收回自己的手,喘着粗气道:“嫂子,你就不要再折磨我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说着,他昂起了头,眼睛都不带眨的。

  这下子就轮到周嘉瑗吃惊了,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这小子还能这么硬气,看来是她的功夫下降了。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周嘉瑗冷笑两声,语气格外阴阳怪气,好似下一秒钟周嘉瑗就要把他偷窥的事情告诉赵大庆一样,而陈二狗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瞬间又消散得没了踪影。

  “嫂子,刚刚是我一时糊涂,你可千万不能说出去啊!”

  陈二狗就差给她跪下了,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他肯定没脸再继续生活在这个村子里了。

  “想让我给你保密也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说你说,别说是一个条件,就算是一百个我都答应!”

  陈二狗点头如捣蒜,周嘉瑗很满意他这样的态度,缓缓开了口,问道:“你们平时都是怎么与外界联系的?”

  这个话题有些尴尬,陈二狗就纠结了一会儿,依旧没有告诉她,反而转了一个话题,问:“嫂子想跟外界联系吗?”

  陈二狗当然知道周嘉瑗是被拐卖到村子里来的,她想要跟外界联系就只有一个目的,她想逃出去。

  可在他们这里,拐卖是习以为常的事情,而且来了这里的女人自然也就别想活着离开,就连他妈都经常跟他说,等他再大一点就给他买一个女人回来做媳妇,而且像周嘉瑗这么极品的女人,他又怎么舍得让她离开?

  周嘉瑗知道陈二狗在套她的话,索性大方的承认:“是啊,我来到这里一年多,而且还嫁了人,我家里人都还不知道,我就是想跟他们说说我嫁人了,让他们不要为我担心,难道这都不可以吗?我家那口子平日里对我虽然很好,但只要我一提起这个事情,他就总以为我要逃跑……呜呜呜……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说到心酸处,周嘉瑗委屈得声音里都夹杂了哭腔,擦眼泪的时候,刚刚才拉上来的领子又滑落下去,胸前幽深的沟壑惹得陈二狗头脑发热,大着胆子把周嘉瑗搂进了自己怀里安慰。

  “嫂子,你快别哭了,你放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

  周嘉瑗也不反抗,甚至还故意用那两团柔软摩擦陈二狗的前胸,陈二狗一个激灵,脑海里瞬间就浮现出刚刚在外面看到的紧贴着湿衣服的……

  陈二狗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周嘉瑗自己设计的,还一直觉得自己心思龌龊,人家哭的那么凶,而自己竟然还在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可这是动物最原始的生理反应,他就是想控制也控制不了,因为两人靠得特别近的缘故,此时的周嘉瑗也感受到了陈二狗身体的变化。

  小腹处有一根硬硬的物体抵在那里,经历过情事的周嘉瑗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觉得男人果然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心中不由得又是一阵鄙夷。

  可毕竟是有求于人,这世界上并没有免费的午餐,所以自然是要有所牺牲的,周嘉瑗也是因为看开了这一点,才会想出这样的法子。

  搂在陈二狗腰间的一只手缓缓的往下移,隔着裤子轻轻的握住了那炙热的源头,陈二狗全身一愣,僵着身子根本不敢动弹,可这又是男人最要命的地带,尽管他已经强迫自己不要去感受,却依旧能够感觉得到周嘉瑗细嫩的小手给自己带来的兴奋感。

  但遗憾的是,周嘉瑗的手只是握住了它,却并没有任何的动作,这就导致陈二狗心里像是被千万只手在挠痒痒一样,难受得恨不得把周嘉瑗扑倒在床上,狠狠的疼爱一番。

  “臭小子,没想到你年纪不大,发育的倒是挺好的!”

  周嘉瑗看着那地方,笑得意味深长,本来还以为引诱这么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算是自己吃亏,不过现在看来,好像也不是很亏的。

  被自己心心念念的女人夸奖是非常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陈二狗没见过什么世面,虽然心里高兴,却还是没骨气的红了脸,都怪周嘉瑗说话太直白了,在农村里,可没有女人说话这么开放的。

  面对这样的夸奖,陈二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一个劲儿的傻笑。

  “狗子,你是还没有跟女人睡过吧?”

  对于这件事情,周嘉瑗是有些把握的,毕竟她来到这里一年多,也没见陈二狗跟哪个女人走的比较近一些,否则也不会大半夜的听她墙角还偷窥她了。

  陈二狗憋红了脸,却始终憋不出一个字,周嘉瑗已经知道答案,自然也就不会跟他过多的计较,只是望着那个地方,缓缓的活动起来。

  这前所未有的刺激,让陈二狗高高的扬起脖子享受着,周嘉瑗帮他解决生理问题,这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而现在却是真实的发生了,这时候的陈二狗突然觉得自己这辈子也不算是白活了。

  为了让自己更舒服,陈二狗放开了搂着周嘉瑗的手,双手撑在床板上,微微靠后仰着,享受这短暂而又梦幻的时刻。

  要是早知道只是答应她一个条件就能够得到这么好的报酬的话,他早就来了,也不用夜夜听着她跟赵大庆办事,然后自己给自己解决,要知道那可是非常伤身体的,要是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早晚有一天,这身体会废了的。

  渐渐的,他开始不满足于现状,隔着裤子始终是没有多强烈感觉,只会让人越发难受,于是他咬咬牙,尚自把周嘉瑗的手往自己裤子里拉。

  当烈火遇上薄冰,那炙热瞬间被融化,陈二狗闭着眼睛忍不住闷哼一声,这样的感觉前所未有,感觉整个人都上了天堂。

  以前他也无数次的自己解决过,但是却从来没有过这一次的感觉,果然有女人就是不一样的。

  “嫂子……你动一动……求你了……帮帮我……”

  陈二狗闭着眼睛恳求,虽然他特别想一个翻身把周嘉瑗压在身下发泄,但现在的他还没有这个勇气,而且他觉得周嘉瑗愿意用手帮他解决,就得谢天谢地了。

  周嘉瑗有些嫌弃的扶着陈二狗那炙热,长这么大,她还从来没有为哪个男人做过这种事情,就连赵大庆都没有这样要求过她。

  可是现在她毕竟是有求于人,要想把陈二狗控制住,就必须满足他这方面的需求,而且她也不会少块肉,如果做这些能够让她逃离这个恶心的山村,她倒是十分乐意的。

  这么一想,心里也就不那么别扭,手开始缓缓地活动。

  陈二狗的身体和心理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他觉得周嘉瑗愿意这么帮他肯定也是因为喜欢他,所以只要他把周嘉瑗吩咐的这件事情办好了,就一定能够跟周嘉瑗进一步的发展,一想到这里,陈二狗瞬间热血沸腾。

  “快……快一点……我……我快要……”

  陈二狗额头上都出了汗,双手紧紧的抓着身下的床单,那舒畅感一阵一阵袭来,瞬间就要缴械投降。

  而就在这个时候,院子里的门突然响了,两人都愣了一下,然后迅速的收拾了一下,陈二狗提着裤子钻到床底下躲起来,而周嘉瑗却是装作刚刚睡醒的样子,睡眼惺忪的等着外面那人进来。

  “媳妇,是不是我把你吵醒了?”

  赵大庆推门进来看到周嘉瑗这幅模样,心里顿时有些内疚,早知道他动作就轻一点了。

  周嘉瑗点点头却没有太在意,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今天天气太热,水喝没了,我回来拿些水,我拿了就走,你继续睡吧。”

  赵大庆憨厚的笑着走过来,离得近了却突然闻到一股熟悉的异味,一时间有些疑惑。

  “奇怪,昨天晚上我都收拾好了啊,怎么还有一股味儿?”

  说着就要四处去闻闻,想着再好好拾一下,有这种味道周嘉瑗闻着肯定不舒服。

  周嘉瑗生怕陈二狗暴露,毕竟这事情才刚刚开始,绝对不能被赵大庆发现,否则别说是要离开这里,只怕是小命都要给交代了。

  陈二狗躲在床底下也是吓得冷汗直流,刚刚还昂扬着的炙热现在垂着脑袋再没有半点神气,全神贯注的注意着赵大庆的动向。

  “哎呀,死鬼!”

  就在陈二狗吓得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就听到了周嘉瑗娇嗲的声音。

  赵大庆也是被她弄得摸不着头脑,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很多时候他还真是不清楚他这个城里来的媳妇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怎么了?”

  听到她这样,赵大庆也不能不管,坐到床沿问她情况,周嘉瑗趁机勾住他的脖子依偎在他怀里,害羞道:“是人家想你嘛!”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